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曼德尔

悼皮埃尔·弗朗克

曼德尔
(1984.4.19)



  4月18日,上周三早晨,皮埃尔·弗朗克同志永远离开了我们,享年78岁。六十年多来,他为了工人运动呕心沥血,现在他离开了这个世界。他的朋友和同志们将于4月27日在巴黎拉雪兹神父公墓向这位杰出的战士作最后的告别。

  皮埃尔·弗朗克死了,第四国际失去了最后一位曾经同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以及苏联左翼反对派并肩战斗过的革命共产主义者。1929年,当苏联官僚把那位杰出的俄国革命的领袖驱逐到土耳其的时候,他就作出了这个抉择,义无反顾。当时,托洛茨基和法国共产党内的左派有很密切的关系,这些人,比如皮埃尔·莫纳特、阿尔弗雷德·罗斯默、鲍里斯·苏瓦林,在一次世界大战前后都是工团主义者,经历了战争及以后的岁月,他们和托洛茨基相识并建立了密切的联系。

  因此,从1923年开始,法国共产党内的左派虽然时常会批评以托洛茨基为首的苏联共产党和共产国际内的左翼反对派,但他们所给予的支持和援助也是巨大的。

  不过,只有一个由超现实主义者皮埃尔·纳维尔、工团主义者阿尔弗雷德·罗斯默以及年轻的化学工程师皮埃尔·弗朗克组织起来的小组完全赞同托洛茨基的斗争。皮埃尔·弗朗克当时来到位于伊斯坦布尔旁边的普林吉坡岛上,担任老人身边的秘书工作。这些年轻的秘书在1930年帮助托洛茨基筹备了第一次国际左派反对派会议(IL.),在这次会议上签署了宣告我们这个运动诞生的文件。

  1929年到1934年是法国的托洛茨基主义运动发展的一个最初的时期,弗朗克和他的朋友雷蒙·莫里尼耶积极地为当时法国的国际左派反对派运动奔波。杂志《阶级斗争》(Lutte de Classe)以及反对派的报纸《真理报》(La Verite)都是在这个时期发行的。当时,希特勒煽动下的法西斯主义运动已经成为了德国的一个巨大的威胁,反对派通过自己的宣传阵地向人们揭露了这一运动的崛起对于世界的危险性,并呼吁德国和法国的工人团结起来,共同行动来打击法西斯主义。对法西斯主义的反击最终在德国失败,造成了悲剧性的后果。

  然而在法国,1934年2月6日的事件发生之后,法西斯主义遭到了一次挫败,整个欧洲的工人运动又突然出现了新的转机。然而,托洛茨基主义者们发现,当他们的宣传鼓动成功之后,要建立一个新的组织却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当时的托洛茨基主义小组——共产主义同盟,在影响上远远小于两个进行阶级调和的党派,社会民主主义的社会党(SFI.)以及斯大林主义的共产党(PCF),这两个党进行了密切的合作来扼杀工人阶级任何因高涨的斗争以及他们自己的大规模机构中所孕育的通过革命途径推翻现政权的倾向。

  法国的托洛茨基主义者必须制定相应的策略来应对这复杂的局势。现在想来,这真是一场悲剧,皮埃尔·弗朗克和雷蒙德·莫利尼耶与托洛茨基之间发生了分裂。尽管如此,1935年到1939年间的托洛茨基主义运动还是取得了一些积极的成就:不少成员打入到社会党里,充当里面的左翼反对派;之后,又加入到中间分子的农工社会党中(PS.P)去充当党内左翼。一些新人加入了进来,让·鲁斯、大卫·鲁塞、达尼埃尔·介朗曾经在一段时间内是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同路人;而皮埃尔·朗贝尔和马塞尔·伊克则坚持自己的观点至死不渝。然而,运动却并没有走到发展壮大的轨道上,而是来到了一个停滞和受挫阶段。从1937年起,“流行时尚”的人民阵线在法国和西班牙的内战中都遭到了失败,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了。

  皮埃尔·弗朗克、雷蒙·莫里尼耶以及他们的小组与多数派分手了,他们没有能够见证1938年第四国际的成立。但他们毫不调和的反战与反对帝国主义的立场遭到了法国政府的严酷镇压和迫害。皮埃尔被迫流亡英国,他和托洛茨基和解了,可是没多久老人就被害了。

  在被占领的法国,不同的托洛茨基派成员因为策略问题而继续分裂,然而他们都在纳粹统治下进行了毫不妥协的斗争,反对德国法西斯的统治以及剥削本国工人阶级的死敌——法国资产阶级。在1940年到1948年,由于在大规模的工人斗争和群众运动中所起的先锋队的作用,这些组织又一次蓬勃发展起来。

  这些法国的托派小组在经历了一些灾祸之后,其中的一个确立了以雅克·格兰布拉,鲁道夫·普拉热的领导,并和皮埃尔·弗朗克建立了联系,逐渐走出了困境。法国的托派组织在1944年实现了统一,那年的2月欧洲的托洛茨基主义者们在德国控制的地区召开了会议。因为自己在1930年代末期的经历,皮埃尔对宗派活动痛心疾首,他全力支持统一的提议。

  二战结束之后,弗朗克才被允许回到自己的故乡,他参加了统一的国际主义共产党(PCI),担任了这个党的领导,不久他又参加了在米歇尔·拉普提斯(帕布洛)领导下重建的第四国际的组织工作。他参与筹备了1948年召开的第四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之后一直到1979年的第十一次代表大会,历次大会的筹备工作都有他的参与,在国际执委会(IEC)和代表大会上,他是许多政治和理论问题的报告人,这之中有很多年,他是负责发行《世界展望》杂志的编辑,如果没有他锲而不舍地进行着这项连贯的工作,《世界展望》是很难走到今天的。

  二战之后,西欧的革命高潮衰退了,与其它西欧和北美的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一样,法国的运动也来到了一个停滞和退潮阶段,国内的形势和自身不断出现的分裂困扰着这些托派小组。皮埃尔·弗朗克也参与到这些有关法国革命运动策略的争论上来,他知道尽管这样做会有不少消极后果,但却还是必要的。面对新的局势,他们作了相应的调整,希望能以此来保证组织上和理论上的统一。南斯拉夫和中国的斯大林主义者们改变了自己原来的那种机会主义的策略,并最终在各自的国家里取得了革命的胜利。革命马克思主义者必须对这些新的现象作出解释。

  国际主义共产党在弗朗克的领导下,度过了这一困难的时期。这个党充分肯定了殖民地革命的伟大意义,并认为这场革命将在50年代到60年代之间打开世界革命的新局面。在1956年他被捕了,当时它是法国工人运动的领导人中唯一一位坚定地阿尔及利亚民族独立的人。

  事实上,在帕布洛和弗朗克的领导下,国际主义共产党给予了阿尔及利亚革命、古巴革命和越南革命最积极的支持,包括物质上和政治上的援助。通过这些举动,他们提升了自己的影响力,并得到了法共领导下的青年学生组织(UEC)里面一些积极分子的支持,他们采取了和国际主义共产党同样的立场。

  革命共产主义青年团(JCR)就是在这过程中诞生的,在1968年的“五月风暴”之后,它和国际主义共产党统一并成立了今天第四国际的法国支部——共产主义同盟,一个弱小的托洛茨基主义小组就在这过程中成长为一个在工人阶级中拥有较多支持的先锋队,如此成功的转变在当时的欧洲是没有先例的。

  世界革命在它三个不同组成部分开始了复兴,殖民地革命的发展达到了一个高潮阶段,一系列革命性的工人斗争开始在西欧又一次兴起,工人国家里发生的政治革命最终照亮了整个布拉格的春天。这一切给第四国际带来了至少部分转机,让它能解决自身因分裂而存在的问题,我们的运动在1962到1963年又一次团结在同一面旗帜下。

  在五年时间里,第四国际必须在组织上十分虚弱的环境里生存,我们的领导被迫让三个人去执行:皮埃尔·弗朗克同志负责国际关键的组织工作,约瑟夫·汉森同志因为反动的伍尔海斯法禁止任何美国政党参加国际组织而在一些活动上受到限制,另外一个人就是我。到了1968和1969年间,我们的情况有所好转,当更为广泛的领导机制建立起来之后,弗朗克继续在这之中起到关键的作用。

  他一生笔耕不缀,写了很多文章和小册子,这其中最出色的有两本,一本是《第四国际》以及《共产国际史(1919——1943)》(Hist.ire de l’Internati.nale C.mmuniste),后者一共两卷本,在1979年由”缺口”出版社出版,在所有研究共产国际历史的著作中,这是唯一能科学地从马克思主义的角度阐述观点的作品,这部观点清晰的著作是弗朗克将近六十年革命马克思主义者经历和思想的集中体现。同样地,它反映了作者对共产主义者的思想和实践连续性的关注,它反思了二十世纪革命马克思主义事业和理论的发展。

  皮埃尔·弗朗克珍视友谊,待人宽容,他真诚地希望所有反抗旧制度的战士们能团结到同一面旗帜下,为在社会主义的基础上重建人类社会作出自己的贡献。托洛茨基主义运动一直希望能坚持共产主义运动的传统,因此弗朗克一直很关注发生在苏联和其它工人官僚国家里的政治反抗,他希望以此来唤醒那边被歪曲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波兰工人运动的爆发以及团结工会的出现,苏联的亚历山大·兹缅同志写的《斯大林主义及其治理下的社会主义》(Le stalinisme et s.n “s.cialisme reel)在他去世前一年由”缺口”出版社出版,这一切都让他在离开这个世界之前感到高兴和欣慰。在我们的交谈中,他对于这些问题以及法共最近的转变都给予了极大的关注。

  再见了,我亲爱的同志、朋友和兄长,你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第四国际的事业,你留给国际战士们的记忆是那么鲜活,好像就在眼前。我亲爱的兄长,托洛茨基主义运动的未来将是波澜壮阔的,你的形象将永远活在国际工人阶级的心里。


1984年4月19日



人名及地名、组织名对照表
Pierre Frank 皮埃尔·弗朗克
Lev David.vich Tr.tsky列夫·达维多维奇·托洛茨基
Pierre Naville皮埃尔·纳维尔
Alfred R.smer阿尔弗雷德·罗斯默
Pierre M.natte皮埃尔·莫纳特
B.ris S.uvarine鲍里斯·苏瓦林
Prinkip.普林吉坡
Istanbul伊斯坦布尔
Raym.nd M.linier雷蒙·莫里尼耶
SFI.法国社会党
PCF法国共产党
PS.P农工社会党
Jean R.us让·鲁斯
David R.usset大卫·鲁塞
Daniel Guerin达尼埃尔·介朗
Pierre Lambert皮埃尔·朗贝尔
Marcel Hic马塞尔·伊克
Jacques Grimblat雅克·格兰布拉
Rud.lphe Prager鲁道夫·普拉热
PCI国际主义共产党
Michel Raptis (Pabl.) 米歇尔·拉普提斯(帕布洛)
UEC共青团
JCR革命共产主义青年团
C.mmunist League法国共产主义同盟
J.seph Hansen约瑟夫·汉森
V..rhis Act伍尔海斯法
La Breche“缺口”出版社
S.lidarn.sc波兰团结工会
Alexander Zimine亚历山大·兹缅
Alexander Zimine亚历山大·兹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