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托洛茨基 -> 《过渡纲领》起草过程讨论文集

美国工人运动与欧洲工人运动的比较(1938年5月31日)



  问:在我们的普通党员中间,在跟过渡要求纲领有关的讨论中,争论得最多的是这个问题,即有关在美国成立劳工党的问题。有些同志还是认为不该号召成立劳工党,他们坚持认为:没有证据表明要求成立劳工党的情绪是广泛存在的,假如真有这么一个党正在成立,或是有要求成立劳工党的情绪广泛存在的话,那我们就该对此提出一个能给这个运动充入革命内容的纲领——但这种客观条件并不充分,所以纲领草案中的这部分是机会主义。关于这一点,你能说得更清楚一些吗?

  托洛茨基:我看,有必要让大家回忆一下,整个工人运动——特别是工会——发展史上的一些最基本的事实。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会发现,在不同国家中,工人阶级的发展过程,有几种不同的类型。每个国家(的工人运动)都有其独特的发展过程,但我们可以将其归为三类。

  在奥地利,工人运动一开始就是政治运动和政党运动,而这一点在俄国更是如此。这是(这些国家里工人运动的)第一步。在(工人运动的)第一个阶段里,社会民主党认为,按照社会主义来重建社会的前景很快就会到来,但是,资本主义却很强大,强大到了足以支持一段时间。在持续了比较长的一段时间的繁荣期间,社会民主党不得不组织工会。在德国、奥地利这样的国家里——尤其是俄国——原本是没有工会的,工会是由政党(社会民主党)去成立、去组建的,而且工会是接受政党(社会民主党)的指导的。

  在拉丁国家[1]中,工人运动的发展属于第二类,以法国和西班牙为典型。在这些国家里,政党运动和工会运动是几乎相互独立发展起来的,而且两者打的旗帜都不一样,在一定程度上,这两者甚至还是互相敌视的。(在这些国家里,)政党是议会制度的机关。而在法国,工会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无政府主义者来领导的,而这种情况在西班牙更为突出。

  英国和美国(的工人运动)则属于第三类,英联邦成员国(的工人运动)多少也属于这一类。英国是一个富有工会传统的国家。在十八世纪末,在法国大革命爆发之前,在所谓的工业革命中,工会就开始成立了(在美国,工会是在工场手工业的诞生和壮大过程中成立的)。在英格兰,工人阶级(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没有自己的独立政党。工会就是工人阶级的组织,实际上是工人阶级的上层阶层——工人贵族的组织。在英格兰,无产阶级中有一个贵族阶层,至少在它的上层阶层中存在这这么一个贵族阶层,这是因为英国资产阶级几乎垄断了整个世界市场,所以它拿出一小部分来给工人阶级,收买工人阶级的一部分。在过去,工会是能从资产阶级那里争取到这点东西的。在工会成立了一百年之后,工会才开始建立政党。这跟德国和奥地利的情况完全相反。在德国和奥地利,是先有政党,然后政党去启发工人阶级,然后再去建立工会的。而在英国,工会在存在和斗争了一个多世纪之后,才不得不去建立政党。

  为什么会发生这些变化呢?这是因为英国资本主义的全面衰退造成的,它的衰退来得非常剧烈。英国的(工人)政党才只有几十岁,它几乎是在一战之后才变得重要起来。它为什么会变得重要起来?人们都知道这是因为英国失去了对世界市场的垄断地位。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德国和美国(作为英国的)竞争对手而出现,开始了(英国失去垄断地位的)过程。(英国)资产阶级失去了维持无产阶级中的领导阶层的特权地位的能力。工会也失去了改善工人处境的可能性,他们不得不采取政治行动,因为政治行动是经济行动的集中与概括。政治行动集中概括了工人的需求,并把这些要求向以国家政权组织起来的整个资产阶级——而不是部分的资产阶级——提了出来。

  说到现在的美国,我们可以说:英国(工人运动的)发展过程中所体现出来的那些特点,(在美国工人运动中,)以更集中的形式,在更短的时间里体现了出来。实际上,美国工会是在南北战争之后发展起来的,但这些工会比英国工会还要落后。这些工会在很大程度上是老板和雇员组成的混合工会,而不是战斗的、富有斗志的工会。这些工会范围窄、规模小。它们是根据行业而不是产业组织起来的,只是在最近两三年里,我们才看见美国发展出了真正的工会,这个新的(工会)运动就是产联。

  产联为什么会出现呢?是因为美国资本主义的衰朽。英国资本主义制度的衰朽的开始,迫使现存的各工会联合起来组建政党。而在美国,同一情况——衰朽的开始——却只产生了产业工会,但是这些工会的出现,却只赶上了资本主义衰朽过程的新阶段,或者——更准确地说——我们可以认为1929年至1933年的危机推动了产联的成立,并在产联的组建过程中结束了。但产联才刚刚成立,就又碰上了1937年至1938年的第二次危机,这次危机是上一次的延续和深化。

  这个事实说明了什么呢?在美国历史上,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工会组织,但现在有了真正的工会,它们就要要走上英国工会的发展过程。这就是说,由于资本主义的衰朽,它们将不得不采取政治行动。我认为这是整件事当中最重要的一面。

  我念一下这个问题,“没有证据表明要求成立劳工党的情绪是广泛存在的。”你们回想一下,前段时间我跟几个同志讨论过这个问题,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有些分歧。关于要求成立劳工党的情绪是否存在,我无法下结论,因为我并没有亲自观察过,对此没有印象,但我认为,工会领导或普通会员对于成立政党,做好了什么程度的准备,或是有多倾向于这么做,(这个因素)并不具有决定性。对于实际中的情绪,我们无法确认,因为我们没有机关去进行民意调查。如果这个口号提上了日程,那我们就能——而且也只能——通过行动来衡量(群众的)情绪。但我们只能说,客观形势绝对是最有决定意义的。随着经济危机的加深,失业人口越来越多,工会本身却只能采取防御性行动,结果会员不断流失,工会变得越来越虚弱。工会的财政越来越拮据,而它所肩负的任务却越来越重,可它能用的手段却越来越少,所能发挥的作用也越来越小。这就是现实;我们无法改变它。工会官僚也变得越来越不知所措,普通会员也越来越不满,他们对产联的希望越大,这种不满越强烈,考虑到产联的前所未有的发展——两三年内就有四百万这方面的新人加入,而他们所面对的客观障碍,又是工会所无法解决的,这种不满就更加强烈了。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作出回答。如果工会领袖们不准备采取政治行动,我们就必须要求他们找出新的政治方向。如果他们拒绝,我们就批评他们。这就是客观形势。

  我在这里得谈一下有关整个过渡要求纲领的问题。问题不在于群众的情绪,而在于客观形势,而我们的工作,就是带着由客观事实而不是由心理学决定的任务,去正视群众的落后。在关于劳工党的具体问题上,这也同样是正确的。如果不想在阶级斗争中垮下来、变得士气涣散的话,那么这个运动就必须找到一条新的道路,而这条道路就是政治。这就是关于赞成这个口号的基本观点。

  我们自称信奉马克思主义或科学社会主义。在实际中,“科学社会主义”意味着什么呢?这意味着:贯彻着这一社会科学的政党,像每一种科学一样,不是从主观愿望、倾向或情绪出发,而是从客观事实、从不同阶级的现实形势及其之间的关系出发的。只有通过这种方法,我们才能制定出符合客观形势的要求,也只有在这样做之后,我们才能根据群众的具体思想觉悟来调整这些要求和口号。但如果一开始就以这种思想觉悟为基本出发点的话,就不是科学的政策,而是投机性的、煽动性的、或冒险性的政策了。

  有人会问:为什么五年、六年、七年以前我们没有预见到这种发展呢?在上个阶段中,我们为什么要宣称自己不愿为争取成立劳工党的口号而斗争呢?回答很简单。我们马克思主义者、美国争取成立第四国际运动的创始人都确信:世界资本主义已经进入了衰朽时期,在这个时期里,工人阶级从客观中接受了教育,在主观上开始采取行动,准备进行社会主义革命。在美国,(社会主义革命)这个方向也是一样的,但问题是光有方向是不够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这个(衰朽)过程的发展速度;在这个问题上,当时我们中一些人,还有我自己,考虑到美国资本主义的力量,以为美国资本主义抵挡自身内部的破坏性矛盾的能力,可能会比较强,在一段时间内,美国资本主义可能会利用欧洲资本主义的衰朽,在它自己的衰朽到来之前还能维持一段时间的繁荣,这段(繁荣期)会有多长呢?十年,还是三十年?谁能说得准?不管怎么说,我个人当时没有预见到这个尖锐的危机或一系列危机会在下一阶段内开始,并进一步加深。所以八年前我跟美国同志讨论这个问题时我很谨慎。我预测得很谨慎。当时我的看法是:我们无法预测出美国工会在什么时候会进入不得不采取政治行动的时期。如果这个关键时期持续上十到十五年,那么我们这个革命组织就有可能成为一股能直接影响工会的重要力量,并成为领导力量。所以,如果在1930年就声称有必要建立劳工党,那就是迂腐的、抽象的和不自然的,这个抽象的口号就会变成(发展)我们自己的党的障碍。那时上次危机才刚刚开始。而现在,在这个时期里,新的危机就要来临了,这次危机将更加严峻,它的影响将(比上次)深五到十倍,因为它是上一次的重演!

  现在我们不能根据昨天的预测来考虑问题,而应该根据当今的形势来考虑问题。美国资本主义是很强大的,但是它的矛盾却比资本主义本身更强。(美国资本主义的)衰朽已经以美国式的速度发生了,对新的工会形成了新的形势,这一情况在产联身上要比在劳联身上更突出。这种形势对产联来说,要比对劳联来说更糟糕,因为劳联的基础是(工人)贵族,所以它的抵抗力要比产联更强。我们必须改变自己的纲领,因为客观形势与我们以前的预测完全不一样了。

  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我们确认工人阶级和工会将会拥护(成立)劳工党这个口号吗?不,我们无法确定工人会不会拥护(成立)劳工党的口号。在开始斗争时,我们不能打包票说必胜无疑。我们只能说:自己的口号是符合客观形势的,这样做(工人中)最先进的部分就会理解它的,而最落后的、不能理解它的那部分(工人)也会对此作出让步的。

  在明尼阿波利斯,我们不能对工会说,说你们应该拥护社会主义工人党,即使是在明尼阿波利斯,说这种话都会被当成笑话。为什么?因为资本主义衰朽的速度要比我们党的发展速度快上十倍、百倍。这是一个新的差距。工人组建政党的必要性是由客观条件决定的,但我们党还太弱小,没有足够的威信来把工人组织进自己的队伍里面。所以我们才必须对工人群众说:你们得有一个党。但我们不能立即对群众说:你们必须参加我们党。在群众大会上,可能会有五百个人同意有必要成立劳工党,但可能只有五个人愿意参加我们党,这表现出争取成立劳工党的口号是一个鼓动性的口号。下一个口号是为那些更先进的(工人)准备的。

  我们应该使用一个口号还是两个口号呢?我认为应该使用两个口号。第一个口号——独立的劳工党的口号,能为我们党提供一个舞台。第一个口号能帮助工人做好前进的准备,并提供一条通向我们党的道路。这就是我们口号的意义。我们认为,将来不能仅仅满足于这个抽象口号,尽管由于客观形势发生了变化,这个口号在现在不像十年前那么抽象了。这个口号不够具体。我们必须像工人展示出党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独立的政党,它不是追随罗斯福或拉佛莱特的政党,而是工人自己的机关。所以,在竞选中,它必须提出自己的候选人。然后我们就要介绍自己的过渡口号,但不要一次就把所有的过渡口号都拿出来,而要根据具体情况,有机会的话,就先介绍一个,以后再介绍另一个。所以我认为,不接受(争取成立劳工党)这个口号,是完全没有理由的。我看唯一一个(拒绝接受争取成立劳工党这个口号)的理由,是心理上的。在同洛夫斯通派的斗争中,我们的同志要求建立自己的党,而不是这个抽象的(劳工)党。现在他们接受不了(争取成立劳工党的口号)。当然,斯大林派会骂我们是法西斯什么的。但这不是原则问题;而是战术问题。在洛夫斯通看来,我们先前反对成立劳工党,现在又拥护成立劳工党的口号,等于是自打嘴巴,他肯定会嘲笑我们,不过这没什么。我们没必要看洛夫斯通的脸色来决定自己的方向,而要根据工人阶级的需求来决定自己的方向。我看,即使是从我们同洛夫斯通派的竞争的角度来看,我们都是赚了,而不是赔了。在反对洛夫斯通派的会上,我会解释我们过去持什么立场,现在为什么又要改变立场。“那时,你们洛夫斯通派攻击我们。很好。现在在这个问题上——这个问题对你们来说也是很重要的——我们已经改变了看法,那你们现在还能拿什么来反对第四国际呢?”如此,洛夫斯通将会发生分裂,我们要对其做好准备,我对此很有把握。从这个意义来说,我预见不到有什么障碍。

  在结束发言之前,我得纠正一下这个问题的表达方式:争取成立劳工党的提案并不是过渡要求的纲领,而只是一个特殊的提议。

  问:在工会里,如果有人提出成立劳工党的建议,该投票赞成这个建议吗?

  托洛茨基:为什么不赞成呢?如果在工会里有人提出这个问题的话,我会站出来,指出一切事件都证明了有必要建立一个劳工党。这也证明了光靠经济性行动是不够的。我们需要进行政治行动。在工会里,我会指出自己对劳工党的内容里的哪些方面持保留意见,并针对这些地方讨论纲领,但我会投票支持成立劳工党。

  问:工人似乎对成立劳工党很冷淡;他们的领袖什么也不干,而斯大林派则支持罗斯福。

  托洛茨基:但在一个没有纲领、工人看不见新道路的具体时期里,这就是这个时期的特点。必须克服这种冷漠,必须给出一个新口号。

  问:有些同志甚至收集到了一些数字,这些数字是倾向于证明劳工党运动在工人当中正在衰落的。

  托洛茨基:这是围绕着主线发生的小起伏,就拿产联的情绪来说吧。首先是进取性。在危机中,在资本家看来,产联要比以前危险千倍,但(产联的)领袖们却害怕同罗斯福决裂。群众就在观望,他们失去了方向,而失业人口仍在增加。要证明这种情绪自从去年以来减弱了,是有可能的。斯大林派可能也对其施加了影响,但这只是次要的起伏,如果我们根据这种次要的起伏来考虑问题,那就会很危险,因为这个重要的运动在很短时间内就已变得更加必要了,工人的头脑中,会出现反映这个客观需求的主观表达方式,当有我们帮助工人的时候就更是如此。党是帮助工人的历史性工具。

  问:有些来自社会党[2]的党员抱怨说,以前他们支持成立劳工党,后来在跟托洛茨基主义者的辩论中,改变了自己的看法,认为自己错了,而现在他们又得改回去。

  托洛茨基:是的,这是一个教育方法问题,但也给我们的同志好好上了一课。现在,他们可以比以前更好地看到(事物的)辩证发展了。




[1] 拉丁国家是指法国、意大利、西班牙、葡萄牙等南欧国家,因为这些国家的语言属于拉丁语系。——译注

[2] 这个社会党是指美利坚社会党(Socialist Party of America),1928年,追随托洛茨基的美国左翼反对派在被开除出美国共产党之后,组建了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1934年,美国共产主义者同盟与美利坚工人党(American Workers Party)合并为合众国工人党(Workers Party of the United States)。1935年,合众国工人党打入了美利坚社会党。当打入美利坚社会党的托派于1937年组建社会主义工人党之后,有不少党员就是来自社会党的。——译注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