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参考图书·左翼文化 -> 《资本的帝国》

序 言



  本书付印之时,全世界将仍在静观美国是否真的会因受到威胁而对伊拉克发动战争。其论调之强硬仍一如既往,在该地区的军事部署仍在继续。当然,这样的情况也并非没有可能性:布什当局一直寄希望于事态向可以挽回面子的方向发展——如一举拿下伊拉克,或者是萨达姆主动出走——这将使美国从一场越来越不得人心且极具灾难性的冒险中脱身;另外,与其表面态度相反,白宫对联合国调查行动造成的一再拖延求之不得。

  但是,不论这一紧张局势以怎样的结果告终,布什当局清楚宣扬的政策都使我们陷入极度的恐惧,一方面是因为他强调要以压倒性军事优势确保在面对任何可能的挑战时能够抢占先机,不论这种挑战与对抗来自友方还是敌方;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坚持要拥有某种单边的“先发制人”的权利以应对任何可想像或不可想像的威胁。

  自从这种布什主义于20029月宣布以来,自由派评论家们就典型地把它看作与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对外政策总趋势的一次彻底决裂。当然,公然采取“先发制人”式的打击与美国在冷战期间或之后坚决奉行的遏制政策,以及在最坏的情况下的报复政策是有着某些区别的。布什政权的这种倾向无疑把美国的单边主义推向了新的极端。它甚至有可能辨称:切尼-拉姆斯菲尔德-沃尔福威茨-珀尔轴心是一种具有明显险恶用心的极端主义的表现,它与美国政治的主流格格不入,遑论当局要员们在石油业的既得个人利益了。

  假使说美国一直对这种旧式的帝国形式从总体上采取规避态度是因为它风险过大、代价过高,而且事实上对于一个在经济与军事上占有绝对优势的大国而言也完全没有必要,那么,把布什政权看作一种正在趋近这种旧的直接殖民的帝国形式进行解读是不无道理的,尤其在中东问题上就更是如此。说到底,资本帝国主义所追求的是在任何可能的地方无需借助于政治统治而树立经济霸权;较之于其前辈们,布什政权在破坏上述一贯规则方面可能表现得更为彻底。

  不过,即使我们把布什主义看作是美国对外政策发展过程中的一个反常曲折,即使我们忽略由美国实施的所有军事干预,即使我们不考虑此前历届政府大力推行“自由帝国主义”原则时所采取的种种措施,布什现象都仍然令人感到匪夷所思,除非把它看成一种至少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对外政策固有逻辑的扩张,不论其如何极端,如何会最终招致自身的毁灭。而反过来,那种对外政策因其与政治、经济和军事之间的错综复杂的矛盾关系而根本不可能从资本主义更具普遍性的逻辑中提炼出任何特殊的意义来。

  本书既是对当今形势的一个政治上的回应,也是对资本帝国主义所作的一般的分析性、历史性的探索,比如自其发端起关于资本帝国主义的动力与其他帝国形式的区别等。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诸如布什政府所追求的不可理喻的政策可能是某种极端典型性的疯狂;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这种疯狂不仅牢固地扎根于美国过去半个世纪的历史中,而且也是牢固地扎根于资本主义的系统逻辑之中的。


埃伦·M·伍德
2003年1月于伦敦









上一篇 回目录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