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托洛茨基

保卫马克思主义

中译本又名《论苏联国家性质》

托洛茨基

香港十月书屋1974年出版




附录
《论苏联国家性质》原书介

托洛茨基著
刘少严 原译
再版向青编校


  一九三九年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苏联在斯大林官僚私党统治之下,面对着帝国主义日益严重的威胁,不得不转移它与德国寻求和解的机会主义政策,派军进入芬兰。
  红军的行动,立即引爆了全球反动力量的叫嚣,声称“苏联帝国主义”实行“扩张政策”。
  面对着庞大的反苏的社会压力,一些还没有完全站稳在革命马克思主义立场的小资产阶级分子,就对托洛茨基主义派“保卫苏联”工人国家的立场产生了怀疑。
  于是,一场保卫革命原则,反对小资产阶级倾向的斗争就无可避免。激烈的斗争就全面地在国际托洛茨基主义运动里展开。
  争论从“在大战中保卫苏联”这个立场开始,到苏联的国家性质,到马克思主义唯物辩证法与资产阶级实证逻辑,再发展到列宁主义的组织原则。
  总而言之,争论在于:马克思主义还是小资产阶级修正主义。
  托洛茨基参与了这场思想斗争——事实上是他被斯大林所派凶手暗杀前的最后一次斗争——全面地保卫了马克思主义。
  《保卫马克思主义》一书,就是收集了托洛茨基关于这次斗争的部分文章。此书于四十年代由刘少严君译成中文,以《苏联问题与辩证法》为名出版。再版时由编校者向青君在导言中,以托派的立场,论证中共今天指苏联为“社会帝国主义”的谬误。
  对于要了解“社帝”本质的人,本书是必须一读。


  现由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组织人员翻译出原中译本中未翻译出的书信及短篇文章,以飨读者。
 

编校者导言(向青撰,1974年5月)
致詹·坎农的信(1939年9月12日)
战争中的苏联:苏德条约与苏联的阶级性质(1939年9月25日)
致舍曼·斯坦利(1939年10月8日)
再谈苏联的阶级性质(1939年10月18日)
公投与民主集中制 (1939年10月21日)
致舍曼·斯坦利(1939年10月22日)
致詹·坎农(1939年10月28日)
致马克斯·沙赫特曼(1939年11月6日)
致坎农(1939年12月15日)
社会主义工人党内的小资产阶级反对派(1939年12月15日)
致约翰·赖特(1939年12月19日)
致马克斯·沙赫特曼(1939年12月20日)
致全国委员会多数派的四封信(1939年12月26日-1940年1月4日)
致约瑟夫·汉森(1940年1月5日)
给盘纳姆同志的一封公开信(1940年1月7日)
致坎农(1940年1月9日)
致法雷尔·多布斯(1940年1月10日)
致约翰·赖特(1940年1月13日)
致坎农(1940年1月16日)
致威廉·沃德(1940年1月16日)
致约瑟夫·汉森(1940年1月18日)
小创不治必成坏疽(1940年1月24日)
致马丁·阿伯恩(1940年1月29日)
致艾伯特·戈德曼的两封信(1940年2月10日,1940年2月19日)
回到党内来!(1940年2月21日)
“科学与风格”(1940年2月23日)
致詹姆斯·坎农(1940年2月27日)
致约瑟夫·汉森(1940年2月29日)
致法雷尔·多布斯的三封信(1940年3月4日,1940年4月4日,1940年4月16日)
小资产阶级道德家与无产阶级政党(1940年4月23日)
芬兰事件的总结算(1940年4月25日)
致坎农(1940年5月28日)
致艾伯特·戈德曼(1940年6月5日)
论“工人党”(1940年8月7日)
致艾伯特·戈德曼(1940年8月9日)
致克里斯·安德鲁斯(1940年8月17日)
附录:
○ 科学与风格——回应托洛茨基同志(1940年2月1日)
关于詹姆斯·伯纳姆退出工人党的声明(1040年5月21日)


说明:现将此书的目录按原书顺序重新编排。●表示原香港十月书屋1974年出版的篇目,○ 表示中马库组织补译的篇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