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图片馆 -> 切·格瓦拉    相关链接:切·格瓦拉

【图库】切·格瓦拉 Che Guevara


Ø 肖像  Ø 早年  Ø 生活  Ø 战斗  Ø 劳动  Ø 交往  Ø 牺牲 


★ 肖 像 ★

    
     
     
  
    
      
1965年担任工业部长时,在哈瓦那的办公室内受专访 
 墙上的相片是深为格瓦拉喜爱的何塞·马蒂。

★ 早 年 ★

1928年6月14日埃内斯托·格瓦拉在阿根廷第三大城市罗萨里奥出生。父母都是阿根廷名门望族 。
  1937年格瓦拉9岁,上小学三年级时,对西班牙内战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卧室里贴了一张西班牙地图,在上面随时标注战争的新动向。   那个仰望着他的小姑娘是妹妹安娜·玛丽亚。她从小崇拜这位多病的哥哥。格瓦拉正在接一个完美的棒球。这幅似乎精心安排的图片被父亲林奇抓拍到了。
格瓦拉与恋人奇奇娜(1951年)   格瓦拉一生中共有5个孩子,但相处时候极少。小伊尔达是格瓦拉最疼爱的一个。他在离开古巴时写了一封信给她:“我今天给你写这封信,你却要在很久之后才可以收到。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在惦记着你。我想,你是可以永远为你父亲感到骄傲的,就如我为你而感到骄傲一样。”
    
格瓦拉“在路上”所摄(1952年)  1950年,在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中产阶级居住区阿拉奥斯大街一幢房子的法式阳台上。
 

★ 生 活 ★

切·格瓦拉摄影作品:工业发展(古巴,1961)切·格瓦拉摄影作品:萨帕塔的马坦萨斯沼泽(古巴,1959)
切·格瓦拉摄影作品:奇琴伊察的战士庙宇(墨西哥,1955)
格瓦拉和孩子们 慈祥的父亲和女儿伊达尔
格瓦拉选择前往古巴参加革命,临别前与女儿小伊尔达的合影。
准备击球 
1959年1月,格瓦拉与父母在哈瓦那重聚 
 
1959年6月2日,格瓦拉与第二任妻子阿莱伊达结婚。卡斯特罗是证婚人。 

★ 战 斗 ★

 马埃斯特腊山上。格瓦拉第一次抽雪茄烟的照片
1957年革命中,骑着名叫“巴兰萨”的骡子行军 
 1958年9月,与老朋友卡米洛会师
  左臂在战斗中受了伤,包扎后,挂在胸前的绸带上。但因为需要左手,几天后就让它“自由”了。
1958年10月。胜利入城。翻阅前线送来的战报 
  
  
1959年。哈瓦那。与一位古巴游击队员交谈  
1962年10月20日,在古巴共青团成立两周年大会上讲话
    切担任工业部长后,显然更忙碌了。他的口袋里永远塞着各种东西,有时是笔,有时是一本文件。手里永远是一支加长雪茄烟。这是萨拉斯为格瓦拉在某次集会上演讲时拍摄的肖像。这种手持话筒的方式后来被西方的摇滚乐手们模仿。
   
  
古巴“导弹危机”后期,苏美达成协议,深感受蒙蔽、被出卖的格瓦拉怒不可遏,不慎手枪堕地,击伤了自己。
    格瓦拉好读书,行军中亦然。这本埃米尔·路德维格的《歌德传记》他读了很久,每读一段都记下自己的想象与心得。
1965年前往刚果打游击。开设“文化进修班”,讲授法语和算术
在非洲和游击战士的合影 
 
  1967年8月,切与战友们最艰难的一个月。他在日记中写道:“对我来说,这是倒霉的一天。我们出发后爬上山顶时,我的头晕了,从那时起,我就凭意志力走路了。”  

★ 劳 动 ★

  
   担任工业部长后的格瓦拉,整天往工厂、车间跑,并与工人交流想法。
  
  
  

★ 交 往 ★

  
格瓦拉与约翰·列侬
〔注:有读者指出,上图系好事者PS而成的图片。姑且保留并予说明。——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1960年11月,格瓦拉率领古巴革命政府经济代表团访华,签订了两国友好公报和6千万美元贸易协议:“我们向伟大的中国推销的货物,首先可以说是大量的,其次可以说是最甜的。这就是我们古巴最丰富最美好的结晶——糖。”
 访华期间,与一位中国小朋友手拉手
1959年,在联合国大会上演讲 
任古巴银行行长期间,与萨特夫妇会见

★ 牺 牲 ★

  “军警正在一个死去的人面前摆布自己的胜利。就在玻利维亚军事当局请来新闻记者后的址几个小时后,图片上还可以看到的格瓦拉的双手将被中央情报局的人切掉。更凶恶的建议来自刚迪亚将军,他认为如果要向哈瓦那提交足以证明格瓦拉身份的证据只需将格瓦拉的头切下来即可。这一提议被否定了。中情局的特务显然认为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足够了。于是,格瓦拉的尸体在被屈辱地展示后,他的两只手就被切了下来。之后内政部长阿格达斯便偷偷地设法将这两只手和缩微胶卷一起到了古巴。这位部长的理由是自己被英雄所感动。他需要完成此事内心才会平复。”   这张流传甚广的、由美国中情局特工菲利克斯·罗德里古兹(上图左一)向媒体展示的照片,现已被指为伪造。此人声称:当200名以美军为主的士兵走近被围的游击队员时,“格瓦拉大喊:‘别开枪!我是格瓦拉!我活着比死更值钱!’”但当年运送格瓦拉遗体的直升机驾驶员古兹曼后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切·格瓦拉被捕后,虽然疲惫虚弱,但对任何对他的审问都一言不发。”他还指出,罗德里古兹当时并未穿着迷彩军服。此后,经专门技术人员鉴定,确认照片是后期合成的。有人指出:“仔细对比相片中的影子,可以明显发现罗德瑞古兹的影子与切·格瓦拉的太阳投射角度不同。”
  1967年3月,格瓦拉48人的队伍被2000敌军包围。格瓦拉最好的战士和朋友,陆续在战斗中阵亡。格瓦拉本人于10月8日,右眼受伤倒下,被俘牺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