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切·格瓦拉

给父母的告别信

 

(此信写于1965年夏秋之间)


· 给父母的告别信
  另一译本(致双亲 )
· 致女儿
· 致子女



给父母的告别信


亲爱的老人家:

  又一次,我似乎觉得,我的双脚又碰触到这匹羸马的肋骨;又一次,我似乎觉得,我手挽战盾,上路前行[1]

  距今将近十年之前,我曾写过另一封信,向你们俩告别。我记得,在那封信中,我悲叹自己既当不成好战士,又当不成好医生。现在,我对当医生已没有兴趣了;但我却不是一个蹩脚的战士。

  本质上我并没有什么改变,除了我比前更加清楚,我的马克思主义已经根深蒂固,更加纯净——我是一个冒险家,只不过是另一种形式的——我是这种冒险家中的一个,为了证明他们平凡的道理,他们甘冒风险。

  很可能,这次将是我生命的结束。我并不想寻死,但死总是大有可能,总是合乎逻辑的。如果我这一次死了,让我最后一次拥抱你们俩吧。

  我一直深深地爱着你们,只是我不知如何表达我的爱。我为人非常固执严格,我想有时你们并不了解我。想了解我是不容易的。不过,请你们今天就姑且信我的话吧。

  现在,我用艺术家的趣味磨炼的意志,将支撑我摇晃的双腿和疲乏的肺腑。我愿意这样干下去。

  请时时想念我这个29世纪渺小的征人吧。让我吻茜丽亚、罗伯托、约翰·马丁与普托亭、贝德里兹,以及所有的人吧。

  让你们顽固的、狂放不羁的儿子再拥抱你们一次吧。

恩内斯托[2]





[1] 自比堂吉诃德。

[2] 格瓦拉的全名是:恩内斯托·格瓦拉·德·拉塞纳。



· 另一译本(致双亲 ) ·


两位亲爱的老人:

  我的脚跟再一次挨到了罗西南特的肋骨;我挽着盾牌,重上征途。将近十年前,我曾给你们写过另一封告别信。据记忆所及,当时我感到遗憾的是我不是一名比较优秀的医生;而今,我对医生一行已无兴趣,但作为战士我却不是那么差劲了。我基本上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觉悟大有提高,我的马克思主义也正在生根,逐渐纯粹起来。我相信武装斗争是各族人民争取解放的唯一途径。而且我是始终不渝地坚持这一信念的。许多人会称我为冒险家,我是冒险家,只不过是另一种类型的,是一个为宣扬真理而不惜捐躯的冒险家。也许结局就是这样。我并不寻找这样的结局,但这是势所难免的。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在此最后一次拥抱你们。

  我热爱你们,只是不知如何表达我的爱。我办事是非常坚决的,我认为有时你们对我并不理解。另一方面,要理解也不容易,不过这一次请相信我说的话。我以艺术家的趣味所渲染过的意志,将会支持虚弱的双腿和疲惫的肺。我一定要做到这一点。有时候也请不要忘记20世纪这个渺小的证人。

  吻塞莉亚·罗伯托、胡安·马丁、波托丁,吻贝亚特里斯,吻所有的人。你们倔强的浪子热烈拥抱你们。

埃内斯托



致女儿


亲爱的小伊尔达:

  我今天给你写的这封信,你却要在很久以后才能收到。但我希望你知道我在惦念着你,并希望你过一个非常快乐的生日。你差不多是个大人了,所以给你写信,就不像给小孩子写信那样瞎扯几句,讲些无聊的话。 你应当晓得,我正在遥远的地方,我将和你分别很久,为了和我们的敌人斗争,做我力所能及的事情。我正在做的虽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但毕竟是在做一件事情吧,我想,你是可以永远为你父亲感到骄傲的,就如我为你而感到骄傲一样。 你要记住,今后斗争的岁月还长着呢,甚至在你成人之后,你也要为这一斗争作出贡献。同时你应当作好准备,做一个优秀的革命者,就是说,在你现在的年纪,要尽可能多学习些东西,并随时准备支持正义事业。除此之外, 要听妈妈的话,不要过于自负。而这种情况将来是可能产生的。 你要争取成为学校里最好的学生之一。在各方面都要比较好,你知道我所指的是学习和革命态度。说得清楚些,就是要品行端正,严肃认真,热爱革命,与同志友好相处等等。我在你那么大时,没有做到这些,但我是在另外一个社会里长大的,那是一个人吃人的社会。而你呢,现在的条件很优越,生活在不同的时代里,因此你应当无愧于这个时代。 别忘记回家去看看弟妹们,勉励他们努力学习,叫他们规规矩矩。特别是要照顾好阿莱达,她是非常尊重你这个大姐姐的。

  好吧,小老太, 在一次祝你幸福地度过你的生日,代我拥抱妈妈和西娜;接受我热烈的、紧紧的拥抱吧,以来弥补我们今后不能相见的全部时间。


致子女


亲爱的小伊尔达、小阿莱达、卡米洛、塞莉亚和埃内斯托:

  如果有朝一日你们读这封信的话,那就是说,我已经不在你们身边了。 关于我,你们将来几乎会记不起来的,小的几个就更是如此了。

  你们的父亲是这样一个人:他怎么想就怎么行动,不容置疑,他是忠于他的信仰的。 望你们都成长为优秀的革命者。你们要努力学习,以便掌握技术,征服自然界。你们要记住,革命是最主要的,而我们每一个人作为个别的人来说,是无足轻重的。 主要的,你们应当永远对于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非正义的事情,都能产生最强烈的反感。这是一个革命者的最宝贵的品质。

  再见,孩子们,我希望还能见到你们。

  爸爸寄给你们一个长吻,并紧紧地拥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