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马克思 - 恩格斯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六卷

新“神圣同盟”

 

 

 

 

 


 


  科伦12月30日。还在几个月以前,普鲁士、奥地利和俄国就结成了新的“神圣同盟”,这件事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了。条约最近就要公诸于世。依靠“上帝和鞭子的恩典”的君主们的这个同盟的灵魂是俄国。但同时俄国的全部政治和外交活动,除少数例外,都是由德国人或俄籍的德国人进行的。的确,凡是有专制政体和反革命进行活动的地方,我们总会遇见德国人。但我们在任何地方所遇见的德国人,都没有在不断反革命的中枢——俄国的外交界所遇见的那样多。在这里占头把交椅的涅谢尔罗迭伯爵是德国的犹太人;其次,驻柏林的公使冯·美延多尔夫男爵,是从爱斯兰来的,而他的助手,皇帝的侍卫官,卞肯多尔夫伯爵上校,也是爱斯兰人。在奥地利工作的库尔兰人麦迭姆伯爵以及他的几个助手,其中包括冯·方通先生,都是德国人。俄国驻伦敦公使冯·布隆诺夫男爵也是库尔兰人,他是梅特涅和帕麦斯顿的中间环节和中介。最后,以俄国代办身分在法兰克福进行活动的布德堡男爵是里夫兰人。这只是随便举出的几个例子。这样的例子我们还能举出好几十个,更不用说那些以彼得堡沙皇为后台,在德国身居高位和要职,同时又领俄国的优厚奉禄的人了。
  没有必要说明(因为这已经是众所周知的事了),奥地利大公妃、现在的皇太后索菲娅在人民敌人阵营和神圣同盟阵营中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索菲娅本人又处在米哈伊尔大公妃、保尔·维尔腾堡亲王的女儿叶列娜大公妃的最强有力的影响之下。叶列娜使尼古拉和索菲娅同臭名昭彰的路德维希大公非常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在这些人物的圈子里,好几个月以前就已经讨论和通过了一项计划,根据这个计划,奥地利的军法皇帝[注:军法皇帝(或戒严皇帝)指弗兰茨·约瑟夫。——译者注]应当娶大公夫妇唯一在世的女儿[注:指叶卡特琳娜·米海依洛夫娜。——译者注]为妻,借以使新“神圣同盟”亲密无间,团结一致,并使俄国能够日益接近自己的目的——在德国建立鞭子的绝对统治。


写于1848年12月30日
载于1848年12月31日“新莱茵报”第183号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新莱茵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