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马克思 - 恩格斯 -> 《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六卷

巴黎状况

 

 

 

 

 


 


  巴黎1月28日。人民起义的危险暂时被消除了,因为议院投票反对立即禁止俱乐部活动,即反对禁止一切俱乐部活动。但是新的危险即政变的危险又出现了。
  只要读一读今天的“国民报”就会发现,每一行字里都流露出对政变的恐惧。
  “今天的投票对内阁是一个致命的打击,如果奥迪隆·巴罗先生、福适先生以及tutti quanti〔同他们一路的人〕还要死抓住自己的部长职位不放,那就让他们试试看。”
  “国民报”的精神似乎还很振作。但是,请听听这段话的末尾吧:
  “……不要公开地起来反对宪法的精神和字句!”
  奥迪隆·巴罗先生、福适先生以及tutti quanti公开地起来反对宪法干什么呢?巴罗和福适从什么时候起对1848年宪法感到欢欣鼓舞呢?
  “国民报”已经不是威胁部长们,而是说服他们,劝他们辞职,而且还说服总统,要他免他们的职。这样的事竟发生在一个三十年来一直认为经过这种表决后部长们辞职就应是理所当然的国家里,真是不可思议!
  “国民报”说,希望共和国总统会明白,议院的多数同内阁是完全不一致的,只有使内阁辞职,总统才能加强他同多数的联系,阻碍他同多数建立亲密关系的只有一个东西,那就是内阁。
  此外,“国民报”还竭力使内阁有可能不失体面地下台:它希望取消对部长们的谴责。议院的表决,已经够他们受的了。除非部长们真的以某种行动破坏了宪法,那时才能采取最后手段。
  “国民报”最后感叹道:是啊,大家都敦促内阁辞职;依我们看来,内阁本身的声明,也未必能使它继续执政。巴罗先生今天晚上声明,如果国民议会投票反对立即执行建议,以后的事件将由国民议会自己负责。真是妙极啦,如果不再负责,那就不应该再执政。既然内阁不愿对事件继续负责,它也就不应该再领导这些事件。巴罗先生推卸了责任,就等于公开提出了辞职申请书。
  简单地说,“国民报”不相信内阁会自动辞职,也不相信总统会免它的职。
  但是,如果内阁不想承认国民议会的表决,那它除了实行政变以外别无出路。
  依靠军事力量解散国民议会,准备君主制复辟,——“国民报”对于内阁继续执政所担心的也就是这些。
  因此,“国民报”和红色报刊力劝人民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不要为暴力措施造成任何小小的借口,因为每爆发一次叛乱,都只能巩固正要倒台的内阁,都只对保皇派反革命有利。
  政变已经日益迫近,尚加尔涅同别动队军官之间的冲突就是证明。《Bouchers deCavaignac》〔“卡芬雅克的屠夫们”〕没有表示出丝毫想帮助保皇派实行政变的愿望。因此他们必须解散。他们满腹牢骚,尚加尔涅则威胁他们,说要用军刀来对付他们,并监禁他们的军官。
  从表面上看,情况是复杂化了,但事实上却非常简单,正像革命前夕常见的那种情况一样简单。
  国民议会同总统及其部长们之间的冲突表面化了。法国已经不能在最近十个月中对它进行管理的那些软弱无能的人的统治下继续存在下去了。赤字,工商业受压抑的状况,使农业破产的苛捐杂税,已经愈来愈无法忍受了。目前更加迫切需要采取重大的、坚决的措施。但是新组成的各届政府一届比一届更加软弱无能,更加没有作为。最后到了奥迪隆·巴罗,他已经无能到了极点,六个星期来简直一事无成。
  但是这样一来,他倒使情况变得异常简单了。在他以后再也不可能出现任何一个“正直的”共和国的内阁了。混合政府(临时政府和执行委员会[185]),“国民报”的政府,以前的左派政府,——所有这一切都试过了,都用旧了,都被抛弃了。现在轮到了梯也尔,而梯也尔则意味着公开的君主制复辟。
  不是君主制复辟,就是红色共和国,除此以外别无他路。危机还可以拖几个星期,但终究是要爆发的。尚加尔涅-蒙克[注:蒙克(Monk 1608—1670)是英国的将军,在查理二世复辟时,曾起主要作用,所以“蒙克”二字常用来称呼以军官身分为帝制复辟实行政变的人。——译者注]和他的在二十四小时内就能整装待命的三十万人,看来也不想久等了。
  这就是“国民报”担忧的原因。它已经意识到自己无力把握局势。它知道,只要以暴力更换政府,就会使它的最凶恶的敌人执政。在它看来,君主制也好,红色共和国也好,都只能使它遭到毁灭。因此,它对和平的协议忧虑重重,对部长们却表示殷勤关切。
  我们很快就会看到,为了使红色共和国得到最后的胜利,法国是不是必须在一个短时期内度过君主制阶段。这种情况是可能的,但可能性不大。
  有一点是用不着怀疑的,这就是“正直的”共和国已经支离破碎,在它以后——当然,也许会插入几支短短的间奏曲——可能出现的只是红色共和国


写于1849年1月28日
载于1849年1月31日“新莱茵报”第209号
原文是德文
俄文译自“新莱茵报”
 


  注释:
  [185]指执行权委员会——见注80。——第24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