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马克思 恩格斯

社会主义研究小丛书第一种

共产党宣言

马格斯 安格尔斯 合著


陈望道 译

 
 

录入者注:本书依照2011年北京大学对1920年8月陈望道译本第一版的影印本录入。简体字版本中,均将原书文字转为简体,相应表达中的文字亦转为简体文字使用时的习惯表达的文字,如“沈默”转为“沉默”;某些表达仍作保留,比如“植民地”。标点符号基本保持原貌,除了繁体双引号及单引号均按情况相应地转为简体双引号或书名号。另外,繁体单引号本应转为简体单引号,但因其在文中运用的情况,均转为简体双引号。繁体字版本基本依全书原貌进行录入,文字和标点运用均仍其旧,因此可以看到文字运用的似乎不统一。某些实在无法依原貌进行录入的文字(异体字),只能采用正常繁体字代替,但均是同一文字。原书中由于排版失误而导致的文字、标点及其排列的错误在简体和繁体版本中均予以纠正,错误的原貌以尾注形式保留于文末。此书第一版封面曾将《共产党宣言》误排为《共党产宣言》(如图),之后的再版都已改正。


  有一个怪物,在欧洲徘徊着,这怪物就是共产主义。旧欧洲有权力的人都因为要驱除这怪物,加入了神圣同盟。罗马法王,俄国皇帝,梅特湼,基佐(Guizot)法国急近党,德国的侦探,都在这里面。
  那些在野的政党,有不被在朝的政敌,诬作共产主义的吗?那些在野的政党,对于其他更急进的在野党,对于保守的政党,不是都用共产主义这名词作囘骂的套语吗?
  由这种事实可以看出两件事:
  一.共产主义,已经被全欧洲有权力的人认作一种有权力的东西。
  二.共产党员,已经有了时机可以公然在全世界底面前,用自己党底宣言发表自己的意见,目的、趋向、并对抗关于共产主义这怪物底无稽之谈。〔一页〕
  为了这缘故,各国共产党员便在伦敦开了个会,草了下列的宣言,用英法德意佛兰德丹麦各国底语言,公布于世界。


第一章 有产者及无产者

有产者就是有财产的人资本家财主原文Bourgeois
无产者就是没有财产的劳动家原文 Proletarians

  一切过去社会底历史,都是阶级争斗底历史。
  自由民(Freeman)和奴隶(Slave)贵族(Patrician)和平民(Plebeian)领主(Lord)和农奴(Serf)行东,(Guild-master)和佣工(Journey-man)总而言之,就是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从古到今,没有不站在反对的地位,继续着明争暗斗。每次争斗底结局,不是社会全体革命的新建设告成,便是交战的两阶级并倒。
  我们略看前代的历史,便会晓得无论何处都是组织复杂的社会里分出各种阶级,社会的地位分出各种等级。在古代罗马有贵族,骑士,(Knight)平民,奴隶;在中世纪,有封建领主,家臣,(Vassal)行东,佣工,徒弟(Apprentice)和农奴;这些阶级里,又隶属许多等级。〔二页〕
  从封建社会底废址上发生的近代有产社会,也有免不了阶级对抗;不过造出新的阶级,新的压迫手段,新的争斗形式,来代替那旧的罢了。
  我们的时代,就是这有产阶级(Bourgeoisie)时代,他的特色就是把阶级对抗弄简单了。社会全体现已渐次分裂成为对垒的两大营寨,互相敌视的两大阶级:这就是有产阶级和无产阶级。
  由中世纪底农奴里面,曾发生一种最初都市底特许市民;这些市民,便是有产阶级最初的种子。
  嗣后,美洲底发见,好望角底周航,新添给有产阶级一些发展地;东印度中华底市场,美洲底殖民,殖民地底贸易,交换机关和物品底增多,又都使当时的商业航海业,和制造工业,受一种空前的激刺;因此,那革命种子便在颓废的封建社会里急激的发展了。
  在封建时代的工业组织底下,生产事业是由同行组合一手把持的,到了这时,便不能〔三页〕应付新市场上需要底增加了;于是手工工场组织(Manufacturing[1] system)便佔了他的地位。各业行东被工场制造家这种中等阶级挤倒;联合的各行组合间底分工,也就让各个工场底分工替代了。
  接着市场一天比一天扩大,需要又一天比一天增加;这时手工工场组织,也不能应付了。于是又有蒸汽及大机器出来演了一场生产事业底革命。从此大规模的“近代产业”,便取代了手工工业底地位;豪富的实业家,产业军底总首领,近代的有产阶级,便把产业界的中等阶级降伏了。
  近代产业,建设了世界的市场,这世界的市场,引线全在美国底发见。有了这种市场,商业,航业,陆路交通,便成就了绝大的发达;这种发达又转而促进产业底发展。产业,商业,航业,铁路,既这样发达,有产阶级,也照这比例发达,资本愈加增多,将中世纪留下的一切阶级,都尽情推倒了。〔四页〕
  从此看来,我们可以晓得近代有产阶级这种东西,全是长期发达和生产及交换方法迭次革命的结果。
  有产阶级发达一步,他们政治上的权力,也便跟着发达一步。当初在封建时代,贵族掌权的时候,他们也是个被压迫的阶级;在中世纪的自由都市里,他们便是个武装的自治团体,有的变成独立的共和都市(如德意),有的变成王政治下纳税的“第三阶级团”(如);到了手工业时代,他们被半封建或专制的君主,用做抵抗贵族底器具,大王国统一底柱石;最后,近代的产业和世界的市场,都成立了,他们就成了有产阶级,那近代代议制度国家底政权,都被他们一手把持;国家底行政机关,只算办理他们公共事务底一个委员会罢了。
  从历史上看来,有产阶级也曾有过革命的功劳。
  有产阶级得了权势,那封建的,家长的,山林的种种关系,便到处被他们销灭了。结合人〔五页〕和他的“生来的长上”(Natural Superiors)的封建的线索,被他们尽情剪断了。人和人中间,除了明目张胆的自利,刻薄寡情的现金主义,再也找不出甚么别的联结关系。宗教的热忱,义侠的血性,儿女的深情,早已在利害计较的冰水中淹死了。人的价值变成了交换价值,无数永久特许的自由换了单纯的无理的自由,就是自由贸易。单简[2]说,有产阶级,是由从前戴着宗教和政治的假面的掠夺,更变为赤条条的,没廉耻的,迫切的,残忍的掠夺。
  有产阶级,已将有名誉的受人尊敬的职业底荣光毁灭了!无论医生,法律家,僧侣,诗人,科学家,都成了他们的工银劳动者。
  有产阶级,已将家庭情爱底面帕扯碎了。家族关系,弄成了单纯的金钱关系。
  有产阶级,已明白表示保守派所赞赏的那中世武士底蛮勇行为,他们就是懒惰逸乐,也可以做到的。他们第一表示人间底活动力是无所不能。他们做成的惊人事业,便是埃及底金字塔,罗马底水道,中世底礼拜堂,也赶不上;他们的长途远征,便是前代一切国民底迁〔六页〕徙和十字军也赶不上。
  有产阶级,倘不将生产工具不断的革命,牵动生产关系以及全社会关系跟着革命,那是一定不能存在的。这和前代恰恰相反,前代的一切工业阶级,是须将生产底旧方法,保存不变,才能够存在。所以,生产不断的革命,全社会的状况不断的摇动,不安和不平底继续不断,这就是有产阶级时代,和一切前代不同的标识。古来凝固的,冰结的各种关系,都跟着偏见旧说一扫而去;就是新式事物,也等不到安固,早成废物。凝结的散作烟云,神圣的堕入秽亵。人们至此,也只得怀了冷酷的心情,应付他的遭遇和同类了。
  为了生产品增多,必须时常扩张市场,有产阶级,遂布满世界,他们到处密集,到处栖止,到处发生关系。
  有产阶级,垄断了世界的市场,于是各国底生产和消费,便都带了世界的性质。无论保守派如何愤恨,但国家的地盘,已受产业革命底影响崩坏了;旧式国民的产业,一切都已经〔七页〕崩坏或正在崩坏他的地位就被新产业夺去了。这种新产业开始,就是一切文明国民生死关头的大问题。这种产业底原料,现在不专靠国产,尽有外国输来的;这种产业底生产品,不专在国内销售,尽有供给世界各地的。从前的需要,只限于国货就够了;如今却要求国外的生产品。从前只株守一乡一国,如今却也讲求各国国民的交际和互助。便是智识的生产,也已经和物质的一样。各国国民智识的创作,已成了世界的公有物。国民的偏见和狭小的度量,渐渐没有存在的余地。世界的文学,已从许多国民的地方的文学当中兴起了。
  有产阶级,既急激的改良了生产机关,又不断的开拓了交通机关,于是一切国民,连极野蛮的,也尽数牵入文明队里。他那价廉物美的射击力,就是中华底城壁,也被他打破了;就是极端排外的顽固的野蛮人,也只得向他降伏。世界各国,因为要免得灭亡,也只得采用资本家的生产方法,将所谓文明输入他们的社会,便也成了有产阶级。简单说,有产阶级按照自己的模形,造成了世界。〔八页〕
  有产阶级,压迫乡村使他屈服在都市支配之下;建设许多都市,又将都市增加了比农村更多的人口;使多数人民脱离了朴素的田舍生活。他们既使乡村屈服于都市,又同样使野蛮和半开化的国民屈服于文明国民,农业国民屈服于资本国民,东洋屈服于西洋。
  有产阶级将人口,生产机关,财产底涣散状况渐渐除去;教人口团聚了,生产机关集中了,财产聚在少数人手里了。从此必然生出的结果,便是政治的中央集权。他将各个利害法律,政府,税则不同的独立区域或勉强团结的区域,团结起来合做一个政府,一样法典,一致利害,一个国境,一样税则的国民。
  有产阶级得权不过百年,他造成的生产力,却比开辟以来一切时代生产力底总和还要大。自然力屈伏于人类,机器,工业和农业上的化学应用,轮船,航路,铁路,电报,全大陆底开垦,河流底疏浚,好像用魔力从地下唤起似的全人类—在前代,谁曾想到这样的生产力,居然包含在社会的劳动里面呢?〔九页〕
  我们从此可以晓得做有产阶级基础底生产和交换机关,是萌芽在封建社会里面。这种生产和交换机关发展到一定地步,封建社会的生产及交换状况,换句话说,就是农业和手工业底封建的组织,简括些说,就是财产底封建的关系,便不能和那已经发展的生产力适合了。这种关系,便变成了许多障碍物。这种关系,便必要崩坏的,结局果然崩坏了。
  于是,自由竞争,便来代替了他们的地位,适合这自由竞争的社会和政治组织,也就跟着出现,有产阶级的经济和政治权力,也就跟着得到了。
  同样的运动,又映到我们的眼里了。有他的生产,交换,财产关系的近代有产阶级社会,就是惹起这般大规模生产和交换的社会,好像术士念咒召来魔鬼,现在却没有镇伏他的能力了。数十年来的工商史,只是近代生产力对于近代生产方法,对于有产阶级的生存和统治权的财产关系谋叛底历史。证明这个事实,只要举出商业上的恐慌就够了;这种恐慌,隔了一定期间,便反复发生,一囘凶过一囘,常常震动有产阶级社会底全部。在这种恐慌的〔十页〕时候,不但当时现存的生产品大部分破坏,连从前造成的生产力,也要一同破坏。在这种恐慌里面,发生了一种古代梦想不到的流行病—就是生产过度的流行病。社会突然现出囘到野蛮的景象,仿佛饥馑骤至,又仿佛举世大战衣食全要断绝,一切工商业,现出就要破坏的状况。这是什么缘故呢?这全是文明过度,衣食过度,工业过度,商业过度底缘故。在社会指挥之下的生产力,不能再促进有产阶级财产制度底发达了;而且他的权力太大,无法救正那些制度,他虽然受那些制度的束缚,一旦打破了束缚,他便使有产社会全部扰乱,使财产制度根本动摇。有产阶级社会底制度太过狭小,不能包含那大生产力所产出的财富。那么,有产阶级怎样逃出这种恐慌呢?他不外:一面用强压力毁坏生产力底大部分,一面开辟新市场,并尽量掠夺旧市场。这可以说,是朝着更广大,更凶猛的恐慌方面走去,把防止恐慌的手段抛弃了。
  如此,有产阶级颠覆封建制度[3]的武器,现在却向着有产阶级自身了。〔十一页〕
  但有产阶级,不但锻炼了致自己死命的武器,还培养了一些使用武器的人—就是近代劳动阶级(Working Class)—就是无产阶级。
  无产阶级(就是近代劳动阶级)跟着有产阶级(就是资本)照同一的比例发达了。这劳动阶级,必须有工做才能生活,必须他们的劳动力能加增加[4]资本才有工做;时时须把身体卖却。他们便是一种货物,和别的商品一样,免不了竞争底盛衰,行情底涨落。
  无产阶级底劳动,因为用机器越多,分工越细的缘故,完全失掉了个性,便自然没得兴趣。他们变成了机器底附属品,做的全是些简单的,呆板的,又很容易学会的小技术。因此,产出这种劳动者的费用,限定只够支持劳动者自身和繁殖子孙所必需的衣食费就得了。但是商品底价值,总是跟着产出费涨落的;劳动也是一种商品,自然逃不出这个定理;所以工作越发简单,工资也就越发减少。并且,为了机器和分工越发推广底缘故,便延长劳动时间或增加一定时间内的劳动,或增加机器底速力,使劳动者苦役底负担越发增加。〔十二页〕
  有了近世产业,那家长式的主人属下底小工场,就变成了资本家底大工厂了工厂里那些劳动者,都组织得和军队一般。他们都已成了产业军底兵卒,压在营长,排长底下动弹不得。他们不但做了有产阶级底奴隶,有产阶级国家底奴隶,并且时时刻刻做了机器,稽查,乃至制造家财主个人底奴隶。这专制主义越发明白宣布营利是他的目的,越发是可贱,可恶,可恨。
  近代工业越发达,手工里的技术和腕力渐归于无用,男子底劳动越发被女子占去。年龄和男女底差别,在劳动阶级,没有什么社会效果上的分别。他们同是劳动底工具,不过费用一层因着年龄和男女有多寡罢了。
  劳动者被制造家掠夺完了,到了用现金付给工资的时候,同时又被有产阶级底别一部分—地主,铺主,当店等等利用了。
  中等阶级底下层—小商人,零卖商和歇业的商人,工匠和农夫—这些人,也渐渐沉到〔十三页〕无产阶级里了。这原因一半因为他们的小资本够不上营大规模的近世产业,被别的大资本家打灭了,一半因为他们的专门技术,自从有了新生产方法,已不值半文钱。因为这样,社会底各阶级,便不住的补充到无产阶级来了。
  无产阶级,也是经过种种时期发达起来的。无产阶级发生的那一日,便是同有产阶级争斗开始的那一日。最初是各个劳动者反抗直接掠夺自己的那资本家;再进一步,就是工厂工人联合反抗;更进一步,便是一个地方同业工人合力反抗。可是他们反抗,并没有向着有产阶级的生产方法,只向着一些生产工具攻击;—捣毁同他们劳动竞争的输入品哪,敲碎新式机器哪,焚烧工厂哪,闹的都是这等事情。他们的期望,只是用腕力来囘复中世劳动者的故态。
  在这时期里,劳动者只在各处结了松懈的团体,内部一有龃龉,便瓦解了。有的地方团结稍为紧密的团体,那又不是他们自动的团结,全是受了有产阶级底利用。当时,有产阶级〔十四页〕为了政治上的目的,煽动全国的劳动者,并借重他们的力量。劳动者在这时期里,攻击的并不是自己的敌人,是敌人底敌人;就是专制政体底遗物,地主,产业以外的富豪,小富豪等。所以历史上一切的运动,都是有产阶级的运动;所得的一切胜利,也都是有产阶级的胜利。
  可是一方面产业愈加发达,一方面无产阶级不但人数加增,而且渐次集中结成大团体,力量加大,对于自己力量的自觉也愈深了。而且,机器又抹去各种劳动底差别,因此劳动阶级间的利害关系和生活状况,就渐趋一致;工资又几乎到处降到同样低的水平。有产阶级里面,又渐起竞争,商业因此起了恐慌,劳动者底工资,也因此更被动摇。而且,机器不住的进步,使他们的生活刻刻不安;劳动者和资本家个人的冲突,又渐渐带着两阶级间冲突的彩色。于是乎,劳动者就结了团体(劳动联合)去对抗资本家。他们联合底目的,在于维持工资率。因为时时须得反抗,就设了个准备粮食的永久联合。这种对抗既成,便到处发生骚动的事了。〔十五页〕
  在这等争斗里,劳动者原是时时得了胜利,但这不过是一时的事。那真正的效果,并不在眼前的利益,是在劳动者底团结继续扩大。这种团结,很受了近代产业所造成进步的交通机关许多辅助。因为有了这样交通机关,远方的劳动者也互相接触了。集合同性质的许多地力争斗,团成全国一大阶级的争斗,正有这种接触底需要。但每次阶级争斗,都是政治上的争斗。这样团体,如果教交通不便的中世市民来团结,决非几世纪不行:多谢铁路与人方便,近代的无产者,只消几年便成就了。
  无产者这样组成一阶级,便自然成了一政党;但因为劳动者和劳动者间不免互相竞争,团体还是时常颠覆的。可是一定复兴起来,越发强,越发坚固,越发有力。后来逢到有产阶级党派分歧的时候,就强求立法机关承认劳动者特殊的利益。像英国底十点钟劳动法案,便是这样成功的。
  旧社会各种阶级里许多冲突,也为无产阶级底发展开辟了许多坦途。有产阶级自己,〔十六页〕常站在战争中间;当初,同贵族战;随后,同别的产业进步上利害不同的有产阶级战;又常同外国有产阶级战。在这等战争里,有产阶级不得不鼓励无产阶级,求他的帮助;因此便将无产阶级牵入政治的漩涡中。于是,有产阶级,就将自己的政治教育和普通教育供给无产阶级。换句话说,就是将和有产阶级争斗的武器付给无产阶级了。
  更进一层说,我们所知道权力阶级为了产业进步的缘故,已经刻刻向无产阶级坠落,至少也已经危殆不安。无产阶级也因此得了智识和进步底新种子。
  最后,就是在阶级争斗要决裂的时期,那权力阶级里面(据实说,旧社会全组织里面)分崩底经过,很带着几分激烈的性质;有一小部分的权力阶级,竟脱离旧关系,投入革命阶级—掌握将来的阶级。从前有一部分贵族投向有产阶级,如今也有一部分有产阶级投向无产阶级,那一部分能够了解这种历史运动有理想的资本家,更是如此。
  现在和有产阶级对峙的各阶级当中,只有这无产阶级,才算得真正的革命阶级。近世〔十七页〕产业虽然能够叫别的一切阶级渐次衰颓,归于消灭;但只有这无产阶级,是他特别的主要的产物。
  中等阶级底下层,像小制造家,零卖商,工匠,农夫这些人,原也是同有产阶级争斗,好保持中等阶级的地位;他们的争斗并非革命的,只是保守的。不担保守,他们并且希望把历史的机轮向后退转,简直是复古的。就使他们有时来革命,也是因为觉得自己将要坠入无产阶级的缘故。他们不是防卫现在的地位,只是计较将来的利害,他们才抛掉现在的立脚地,去站在无产阶级的立脚地。
  那班“危险阶级”,社会的赘疣,从旧社会最下层淘汰下来,正在腐朽的群众,也往往到处卷入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但他们的生活状况,很容易做保守党阴谋所收买的器具。
  一切旧社会的状况,已沉没在无产阶级的状况中了。无产阶级,并没有财产;他和他妻子底关系,并没有有产阶级那样家族关系。近世产业的劳动,近世资本底逼迫,英国〔十八页〕一样,美国德国一样,无产阶级都没有丝毫国民的特性存在。法律,道德,宗教,在无产阶级看起来,都是有产阶级底偏见,背后都藏着有产阶级利益的伏兵。
  从前一切阶级,一旦得了权势,没有不拼命使社会屈从他们的分配条件,好巩固他们已得的境况。无产者若不将以前的分配方法推翻,便没有做社会生产力底主人翁的日子。因此,从前一切分配方法,是不得不推翻的。他们并没有甚么自己的东西要保卫防护;他们的使命,只是破毁从前对于个人财产的一切防护和保险。
  古来历史的运动,都是少数人的运动,或是为了少数人利益的运动。无产阶级运动,却与此不同。他是为了大多数人的利益,大多数人自觉的独立的运动。但现在社会最下层的无产阶级,若不把官僚社会压在上层的全部抛出九霄云外,自己是不会翻身上达的。
  无产阶级对于有产阶级的争斗,实质上虽然不是这样,形式上最初总是从一国一国的入手。各国底无产阶级,必须首先处置本国底有产阶级。〔十九页〕
  我们默察无产阶级发展的大势,起初[5]只是一些私斗,末后总是爆发起来,成了公然的革命,推倒有产阶级,筑起无产阶级权力的基础。
  向来一切社会底形式,我们都晓得他建筑在压迫阶级和被压迫阶级底对抗上面。但压迫一阶级,至少总还要给他能够维持奴隶生存的条件。在农奴制时代,农奴也还可以变成都市的公民;在封建专制治下,小资产家也还可以变成大绅商。然而近世的劳动者,却完全与此相反;不但不能随着产业同时上进,却是逐渐低下,逐渐沦沉到自己阶级底生存条件以下。他竟变作贫民,于是贫困底发展,比人口和财富还要怏。从此,就可晓得,有产阶级已不配再当社会的权力阶级,已不配再强要社会维持他的存在了。他不配做支配者,是因为他那种奴隶制,不能保障奴隶底存在,是因为他已经不是为奴隶所养,已经在不得不养奴隶的形况中了。社会已不能在有产阶级底下生存了。换句话说,有产阶级底存在,已不适合现社会了。〔二十页〕
  有产阶级存在和权力底根本条件,在资本底成立和屯积资本底要件,在工银劳动.工银劳动,全靠劳动者相互竞争。但有产阶级无意中促进产业的进步,却已使劳动者从竞争的孤立变成协力的团结。近代产业发达,使有产阶级的生产和占有底基础从根破坏了。有产阶级所造成的,首先就是自己的坟墓。有产阶级底倾覆和无产阶级底胜利,都是免不了的事。[6]

第二章 无产者和共产党


  共产党,对于无产阶级,究竟站在怎样的地位呢?
  共产党,并不是为反对别的劳动阶级的党派特别组织。
  共产党,并不是离开了无产者全体的利害,还有别的利害的。
  他们也不是想树立一种自派的主义,去做无产阶级运动的模范。
  共产党和别的劳动阶级各党派不同的地方,只是:(一)各国无产阶级在他们国里争〔二十一页〕斗的时候,共产党一定脱出一切国家的界限,替无产阶级全体指示共通的利害;(二)劳动阶级对资本阶级的争斗,无论是发达到怎样地步,无论甚么时候,无论甚么地方,共产党代表无产阶级运动全体利害。
  所以共产党在实际一方面,固然是各国劳动阶级中最进步最果决的一派,也就是能够策进别的一切党派的一派;在理论一方面,也是狠能了解劳动运动底进路,情势,以及最后的结果,才能够帮助无产者的大团结。
  共产党直接的目的,也和别的一切劳动党一样:(一)纠合无产者团成一个阶级,(二)颠覆有产阶级底权势,(三)无产阶级掌握政权。
  共产党学理的结论,决不像一般的社会改良家,拿发明或发见的主义理想作根据。
  共产党不过把现在的阶级争斗,就是我们眼前所经过历史的运动中旺盛起来的实际情势,用普通的言语表现出来罢了。废止向来的财产关系,并不是共产主义底特征。〔二十二页〕
  过去的一切财产关系,不断的影响到历史状况底变迁,成了历史变迁底主因。
  例如法国革命,因为拥护资本家的财产,就废止了封建的财产。
  共产主义的特征,并不是废止一般的财产,只是废止资本家的财产。现代资本家的私有财产这件东西,就是根据阶级对抗,根据少数掠夺多数人的生产和分配制度底最后极完备的表现。
  所以共产党的理论,一言以蔽之,就是:废止私有财产。
  我们共产党被人非难的,是希望废止个人的财产权。他们以为财产是各人自己劳动底结果,应该看作一切个人的自由,活动,独立底根据。
  勤苦所得的,独力所得的,自己所得的财产!你们所说的是小职工财产,小农夫财产,资本家时代以前财产底制度吗?那就不消废止了;自从大工业发达以来,已将他们破坏了,并且日日还正在破坏中。〔二十三页〕
  那么,你们所说的是现代资本家的私有财产吗?
  你们仔细想,现在的工银劳动,能够替劳动者本身造点财产吗?那是丝毫没有的,只替资本家造了些资本;这资本即是掠夺工银劳动的一种财产。也就是要得着新的工银劳动经营,新的掠夺,才得增加的一种财产。所以现在式的财产,他的基础都是根据在资本和工银劳动底对抗上面。试将这对抗底两面检查一下,资本家不单是个人人格,并且占有生产事业上社会的地位。资本却就是生产品底囤积。要善运用他,全靠多数人的共同劳作,最好是靠全社会的人共同劳作。
  所以资本不是个人的势力,是社会的势力。
  所以资本就是变为公有的财产,变为全社会底财产,个人底财产也不至于因此就变成社会底财产。不过是把财产变成社会的性质,失了阶级的性质罢了。
  我们更将工银劳动检查一下,工银劳动底平均价格是最低的工银。换句话说,就是衣〔二十四页〕食住底费用,就是仅仅维持劳动者身分的生活费。所以工银劳动者劳力所得的,只够维持和繁殖他们贫苦的生命。我们并不是要废止把这个劳动底生产物分配于各个人。我们并不是要废止维持和繁殖这人类生命的分配。我们并不是要废止没有余力命令他人劳动的分配。但这分配上悲惨的性质,我们是要扫荡净尽的。使劳动者单为了增加资本而生活,单为了权力阶级底利益而生活,这种悲惨的性质,是要扫荡净尽的。
  在资本家社会里活着的劳动者,不过是增加“屯积的劳动”(资本)的一个工具。在共产社会里,那“屯积的劳动”,却只是使劳动者底生活扩充,丰富,向上的一个工具。所以资本家社会,是过去支配现在;共产社会,是现在支配过去。在资本家社会,资本却是独立而有个性,活人反来成了附属品没有个性。
  那些资本家一听见要消灭事物底这种现状,就说这是消灭个性和自由!不错。这的确是以消灭资本家底个性,资本家底独立,资本家底自由为目的。〔二十五页〕
  现代资本家的生产制度里所谓自由,不过是贸易自由,买卖自由。如果买卖消灭,买卖自由也是要消灭的。资本家所说关于买卖自由和一般自由底大议论,如果把他同中世买卖底束缚,商人底束缚对比,或是狠有意义;拿他来反对共产党所主张的买卖废止,资本家的生产制度废止,资产阶级本身废止,这就毫无意义了。
  你们恐怕我们要废止私有财产,你们现在的社会里,十个人当中就有九人丧失了私有财产;少数人有了私有财产,十分之九的人自然一无所有了。这种财产制度,是要大多数人丝毫没有财产,做他存在底必要条件,你们还要非难我们主张废止他。
  简单说罢,你们非难我们,是怕我们主张废止你们的财产。果真如此,这真是我们所希望的。
  一旦到了劳动不能变为资本,货币,地租等独占的社会势力时候,就是个人的财产不能移作资本家的财产,不能移作资本的时候,你们大概要说个性消灭了。如此,你们应该承〔二十六页〕认你们所谓“个性”就是资本家这种人,就是中等阶级底财产家。这种人自然非扫荡不可,非消灭不可。
  共产主义要剥夺的,不是社会底生产分配权,只是用这种分配方法来压迫别人劳动的权力。
  反对废止私有财产的人又会说,废止了私有财产,一切事业就要停顿,普天下人都要变成懒惰。
  照这样说来,现在资本家社会,早应该为了懒惰而零落了。因为现在社会里,劳动的人却丝毫得不着甚么,得着一切的反而是不劳动的人。所以这个驳论,不过是这样一句话:“一旦没有甚么资本,就不会有甚么工银劳动了” 。
  非难共产主义物质上生产及分配方法的人,又用同样笔调,来攻击共产主义智识上生产及分配方法。在资本家看来,正如阶级的财产消灭,就是生产本身消灭;阶级的教育消〔二十七页〕灭,也就是一切教育消灭。
  像他们这样恐怕丧失的教育,在大多数人不过是一种机械动作的练习罢了。
  你们把那关于自由,教育,法律,等等资本家的解释作标准,来攻击我们主张废止资本家的财产,是没有用的。你们想一下罢,你们的思想本身,不过是你们资本家的生产状况和资本家的财产状况底产物。正如你们的法理,也不过将你们阶级的意志定为普天下底法律。这种意志底本质和倾向,也就是跟着你们阶级所以存在的经济条件决定的。
  你们想把你们的生产方法和财产制度所造成的社会组织—就是随着生产进步而兴亡的历史关系—作为自然和真理永远不变的法则,这全是你们利己的谬想。前代的权力阶级,也都有过这种谬想。你所明明见过古代财产制度的事物,你所承认封建财产制的事物,都被你们资本家的财产制度废除了。
  废止家族制度!就是最急进的人,也以为是共产党不名誉主张,非常愤激。〔二十八页〕
  但是请看现在的家族制度,资本家的家族制,到底有甚么根据?不过是资本,不过是私利这种家族制完全发达的形式,只在有产阶级里面才见得着。成全这种事情的要件,一是无产者家族实行消灭,二是公娼。
  这些要件如果消灭,资本家的家族制度,当然也要消灭;并且两样都要同资本一齐消灭。
  我们还要禁止父母掠夺儿女。你们以我们为罪犯吗?好,我们甘心作罪犯!
  我们如果废去家庭教育,建设社会教育,你们总以为破坏了最神圣的关系。
  你们的教育,不也是社会的教育吗?那教育底方针,不是根据社会的状况而定的吗?社会不是已经借了学校和其他方法施展他直接或间接的干涉吗?社会干涉教育,并不是共产党发明的;他们不过要改变干涉底性质,使教育脱离权力阶级底势力。
  因为近世产业发达底结果,把一切无产者的家族关系撕得寸断;他那儿女变成了简单的商品,变成了劳动底器具;那些资本家却口口声声讲甚么家族,甚么教育,甚么亲子间〔二十九页〕神圣的关系,来沽名钓誉,我们越发觉得可恶。
  于是乎,有产阶级底全体就会齐声高喊道:你们共产党不是要创设妇女共有制了。
  有产阶级原来把他们的妻只当作一个生产器具。他们总听说过生产器具是可以公用的,所以即使断定妇女和别的生产器具同样,免不了公有的命运,也不是十分无理的事。
  但是共产党真正目的,是想把妇女当作一个生产器具底状况扫除净尽,这一点他们却不曾想到。
  我们资本家先生,诬陷共产党公然创设妇女共有制,而且大发义愤,这是狠可笑的事。妇女共有制无需共产党创设,已经从最古的时代就有的了。
  我们资本家先生,对于普通娼妓不消说了,就是奸了他势力底下无产阶级底妻女还不满足,还要互相拐诱别人底妻,去满足他们最大的快乐。
  不错!现在有产阶级的结婚,实在是妇人共有制度。那么共产党即使照他们所说的一〔三十页〕样,主张妇女共有,也不过是将隐在伪善里面的妇女共有制,变成公然合法的妇女共有制罢了。总之,现在的生产制度废止了,从这种制度产出的妇女共有像公娼私娼等就消灭了。
  共产党更被人非难的,就是希望废弃国家和国粹。
  劳动者并没有国家。我们不能将他们原来没有的东西,从新去掉。劳动阶级第一步事业,就是必须握得政权,就是必须起来做国民底主要阶级,就是必须以自己组织一个国民。由这点看来,劳动者是国民的;但和资本家所谓国民,意义却是不同。
  国民的差别和人民间的对抗,自从有了有产阶级发达,通商自由,世界的市场,生产方法和生活状况统一等,就一天一天的消灭下去了。
  劳动阶级如果握得政权,那些东西都要消灭得更快。因为各国(至少文明先进国)底联合政策,是劳动阶级解放底一种首要条件。
  个人掠夺个人的事没有了,那国民掠夺国民的事也就没有了。一国里阶级对抗没有〔三十一页〕了,这一个国民和那一个国民底冤仇也会没有了。
  至于宗教,哲学,及一般理想家,非难共产主义的话,是不值得严密讨论。
  人底理想,意见,观念,简单说,就是人底自觉这件东西,跟着物质的生活状态,社会的关系和社会的生活变化而改变,岂不是什么人都晓得的吗?
  古来思想底历史所可证明的,不都是智识的生产随着物质的生产变化吗?支配各时代的思想,总就是那时代权力阶级底思想。
  有些人在那里讲改造社会的思想。他们所说的,不过是在旧社会中怎样创出新思想,旧式生活状况崩坏怎样酿成旧思想崩坏等事实罢了。
  古代的世界灭亡时[7],古代的宗教就被基督教征服了。十八世纪基督教思想受合理的思想压迫时,封建社会正和当时革命的有产阶级决战。所谓信仰自由,思想自由,不过是知识阶级自由竞争的势力罢了。
  或者有人说:“宗教的,道德的,哲学的及法律的思想,在历史发展的路上固然有种种变化;但宗教,道德,哲学,政治,法律,仍然遗留在这变化中间。”
  或者又有人说:“并且,自由,正义这些东西,是恒久的真理不随社会状态变迁的。然而共产主义却是排斥那恒久的真理,不是把宗教,道德,建设在新的基础上,是排斥一切宗教,一切道德。所以共产主义,和过去历史上的一切经验不能相容。”
  这种诘难,不是他自己表白自己不合理吗?一切社会过去的历史,是在阶级对抗底发展中成立的;一时代有一时代的争斗形式,形式虽然不同,但各时代都有一件共通的事实。这事实就是社会的这一部份掠夺那一部份。所以过去各时代社会的自觉,他那表现虽有种种的形式,却不外一个共通的形式(即概念),这是不足为怪。那形式(即概念),在阶级对抗没有完全消灭的期内,不能全然消失,也是不足为怪。
  共产党的革命,是祖宗传下来的财产关系上最急激的破裂。所以他的发展,也当然酿〔三十三页〕成祖宗传下来的思想上最急激的变化。
  但是我们现在不愿意和反对共产主义的有产者辩论了。
  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劳动阶级的革命,第一步是在使他们跑上权力阶级的地位,也就是民主主义底战胜。
  既达到第一步,劳动家就用他的政权渐次夺取资本阶级的一切资本,将一切生产工具,集中在国家底手里,就是集中在组织权力阶级的劳动者手里;这样做去,那全生产力就可以用最大的速度增加了。起初的时候,少不得要用强迫的攻击手段对付私有财产权和资本家的生产方法,才得达到目的。这种手段,从经济方面看去,似乎不充足而且薄弱,但运动继续下去,必能强盛起来,对于旧社会组织再加以一大打击,结果就成了生产方法革命不可避的手段。
  这种手段,应该看各国情形定夺。
  最进步的各国,大概可以用左列[8]各项设施:
  (一) 废止土地私有权将所有的地租用在公共的事业上。
  (二) 征收严重累进率的所得税。
  (三) 废止一切继承权。
  (四) 没收移民及叛徒底财产。
  (五) 用国家资本,设立完全独占的国民银行,将信用机关集中在国家手里。
  (六) 交通及运输机关,集中在国家手里。
  (七) 扩张国有工场及国有生产机关:开辟荒地,改良一般土地使适于共通计划。
  (八) 各人对于劳动有平等的义务。设立产业(尤其是农业)军。
  (九) 连络农业和制造工业;平均分配全国底人口,渐次去掉都会和地方的差别。
  (十) 设立公立学校,对于一切儿童施以免费的教育。废止现行儿童底工场劳动。连络教育和产业的生产等等。
  这样渐次发展下去,阶级的差别自然消灭,一切的生产自然集在全国民大联合底手中;公的权力就失了政治的性质。原来政权这样东西,不过是这一个阶级压迫那一个阶级一种有组织的权力。劳动者和资本阶级战斗的时候,迫于情势,自己不能不组成一个阶级,而且不能不用革命的手段去占领权力阶级的地位,用那权力去破坏旧的生产方法;但是同时阶级对抗的理由和一切阶级本身,也是应该扫除的,因此,劳动阶级本身底权势也是要去掉的。
  总之:我们要废去阶级对抗和阶级所组成的旧式资本家社会,换上各个人都能自由发达,全体才能够自由发达的协同社会。

第三章 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的著作


  一、复古的社会主义(Reactionary Socialism)〔三十六页〕


  (甲) 封建的社会主义(Feudal Socialism)
  英法底贵族,为了他们历史的地位关系,曾作出几多小册子反对近代有产社会。一八三〇年七月法国革命和英国改革运动的时候,这些贵族再为那可厌的暴发户所屈服,从此就不能有严重的政治上竞争,只能在文字上争斗了。就是文字上的争斗,也不能有复古时代(就是一八一四年至一八三〇年间法国复古时代)那样高的声浪了。
  那些贵族,因为想得到世间底同情,面子上装出忘记了自家利害的样子,替被掠夺的劳动阶级向资本家声罪致讨。他们对于那些新主人翁唱了些讥讽的歌,发了些将来必然破裂的豫言,其实都是替他们自己复仇。
  封建的社会主义,就是这样起来的一半是悲哀,一半是讥讽;一半是过去底反响,一半是将来底威吓;虽然有时用痛快锐利的批评,刺击资本家底心胸,但全然缺乏了解近世史前进的能力,结果总不免滑稽。〔三十七页〕
  那班贵族想人民再归附他们,就用救济无产者这名义做军旗。但人民和他们常常接近,便看出他们里面还穿着封建的武装,都呵呵大笑地散去了。
  法国底王党(Franah Legitimists)和“青年英国”(Young England[9])都是好的例。
  封建党指出他们掠夺底方法和资本家不同,他们忘记了他们掠夺时候底情势和现在全然不同,已经成了废物。他们又以为他们治世的时候,没有近代这样无产贫民,他们忘记了近世资本阶级是他们自己社会组织必然的产生物。
  此外他们批评资本家,并不隐藏复古的性质;他们对于资本阶级主要的责备,就是:资本阶级统治之下,正在造出一阶级,这阶级定要连根带叶扫荡社会上旧的秩序。
  他们责备资本阶级,并不一定是因为他造出无产阶级,不过因为他造出革命的无产阶级.所以他们在政治上的行动,常常赞成对于劳动阶级的压迫政策;他们日常的生活,也和〔三十八页〕他们平日说的大话相反,他们专想拾产业树上落下的黄金果,他们专想假借真理,爱,和名誉,去换那毛糖,和马铃薯的酒精。
  宗教的社会主义(Clericai Socialism)如同僧侣和地主携手一样,常常和封建的社会主义结伴。
  基督教底禁欲主义,原来最容易加上社会主义的彩色。基督教不是反对私有财产,反对婚姻,反对国家吗?不是提倡拿慈善和贫困,独身主义和肉底灭绝,出家生活和“母教会”来代替吗?基督教社会主义,只是僧侣清理贵族心火的圣水。
  (乙) 小资本家社会主义(Petty Bourgeois Socialism)
  被资本阶级剿灭了的,并不只封建的贵族阶级;生存状况在近代资本社会底空气中朽腐灭亡的,并不只封建的贵族阶级。在近世资本阶级发生以前,还有中世的市民(Burgesses)和小地主;这两阶级在工商业不很发达的各国,现在还是同新起来的资本阶级并立。〔三十九页〕
  在近世文明十分发达的各国,又有一种小资本家的新阶级,辗转于劳动者和资本阶级之间,常常新陈代谢下去成了资本阶级底附属分子。但是这个阶级底个人,常常因为竞争的缘故,陷落到无产者里面去了;而且,近世产业越发达,他们越失去近代社会上独立的地位,渐渐成了制造业,农业,商业的管理人,经理,事务员。
  像法兰西那样农民占全人口过半数的国里,偏袒劳动者反对资本阶级的文人,自然拿农民和小资本家作标准去批评资本阶级的统治,自然从他们中间阶级的立脚点极力来拥护劳动阶级。小资本家社会主义于是就出现了。西斯蒙地(Sismondi)便是英法两国里这派的首领。
  这派社会主义,把近世生产状况中许多矛盾的地方分晰得非常精密。他们把经济学者所造伪善的辩解驳斥得非常明显。他们把机器和分工所产出的恶结果,像资本和土地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生产过度和恐慌等事,论证得非常有力。他们把小资本家和农民底必〔四十页〕然零落,无产者底悲惨,生产界无政府状态,财富底分配不平等,国家间相角逐的产业战争,旧道德旧家庭关系旧国粹底崩颓,都明白指示出来了。
  但是这一派的社会主义,他积极的目的是想把生产交换底旧方法和旧的财产关系,旧的社会状况恢复转去;不然,就是想把近世的生产及交换方法,装到旧的财产关系底壳子(实在已经被新方法破裂了,或是将要破裂的壳子)里去。这两样都是复古的,空想的。
  他们的结论是:制造业该有同行组合,(Guild)农业该有家长的关系。
  但是,历史上强固的事实,早已把他们自欺的醉梦打消,这派社会主义,也就到了悲惨的末日。
  (丙) “真”社会主义(German or “true”[10] Socialism)
  法国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底著作,原来发生在有权力的资本阶级压迫底下,反抗这种权力的表现,不久就输入德国去了。输入德国的时候,恰是资本阶级和封建的专制主义〔四十一页〕开始争斗。
  德国底学者先生,非常热心得到这种著作;但是他们却忘记了法国底社会状态不会同这些著作一同移来。所以这些法国底著作,对于德国底社会状况,全然失了眼前实行的意义,成了纯粹文学的景况。在十八世纪的德国学者看来,以为法国第一次革命底要求,不过是一般“普通的道理”底要求。革命的法国资本阶级底意志表示,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纯粹意志底表现,就是意志自然的发动,就是一般人情底显露。所以德国学者底著作,都是专门拿法国新的思想和本国古代哲学思想相调和。或者更可以说是结合法国底思想却不抛弃自家哲学的见地。
  这种结合底方法,和翻译外国语差不多。
  中世纪那些僧侣,根据古代异教底典籍,作了加特力(Catholic)各圣僧底传记,这是人人都晓得的。德国底学者,对于法国底著作,也是用这种方法。他们在法国底著作上面,附了些自己无意识的哲学论.譬如,在法国评论货币底经济的作用上面,他们加上些“人情离散”的议论;在法国评论资本阶级国家上面,他们加上些“将校部属底废止”的议论;等类。在法兰西历史的评论上面,他们加上些“行为底哲学”“真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底德国科学”“社会主义底哲学的基础”等称号。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于是,法国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底著作,就全然失了精义了。并且阶级争斗底意义从此在德国人手中抹去,他们还自己以为免了法国人的偏见;他们自以为不单是代表真实底要求,还是代表真理底要求;他们自以为不是代表无产阶级利害的,是代表人类本性底利害,就是代表全人类利害的;这种人既不属于何种阶级,算不得实际的存在,只有哲学空想的云雾中是他存在的地方。
  德国底社会主义,虽然弄过这样庄严的儿戏;说过卖药的大话来遮掩他资本缺乏,不久便渐次失了那卖弄学问的稚气。〔四十三页〕
  德国(尤其是普鲁士)底资本阶级对于封建贵族和专制王政的战争,换句话说,就是自由主义[11]运动,渐渐逼紧来了。
  于是乎,所谓“真社会主义”,就得了多年希望的机会,这希望就是拿社会主义的要求,去对抗政治运动;对于自由主义,对于代议政体的政府,对于资本阶级的竞争,对于资本阶级的言论自由,对此资本阶级的立法,对于资本阶级的自由平等,一切都得了咀咒的机会了;也得了机会对民众说替资本阶级运动毫无所得,只有所失。德国底社会主义,在这危急的时候,忘记了法国评论家所豫想的近世资本社会存在以及跟随的经济状况和政治组织;这些正是德国人现在才争求的,法国人早已得到了。
  所以专制政府和附属的僧官,教授,地方贵族,官吏,都以为这种社会主义,是对待资本阶级。[12]来攻时最有用处的草把人。刚刚在德国政府对于劳动阶级底蜂起投过些鞭挞和弹丸的苦丸药之后,这个社会主义,算是改胃口的甜东西。〔四十四页〕
  这“真”社会主义,一面这样做了替政府战斗资本阶级的武器,同时又直接代表德国中等阶级复古的利益。在德国这小资本阶级,是十六世纪的遗物,时时转变他的形式,作社会现状底真基础。保存这个阶级,就是保存德国底现状。但是资本阶级在产业上和政治上的权力,一面集中资本,一面又有革命的无产阶级起来,都是足以破坏这个阶级的。这“真”社会主义便要一箭射杀双雕了。于是就像瘟疫似的蔓延起来。
  德国社会主义是将他们可怜的“永久真理”底全身,裹在用华丽辞令文饰的,用浓情露水浸染的,空想的网衣里面,如此他们的货物自然是销售很广了。
  后来德国社会主义,渐渐认识了自己的职分,那代表中等小资本阶级底声浪渐渐高起来了。
  他们以德国国民为模范国民,以德国小资本家为模范人。对于这种模范人卑鄙龌龊的行为,都加上了和他真想完全相反神秘伟大的社会主义的解释。他们又极力反对共产〔四十五页〕主义底“残酷的破坏”性,把自己放在至高无上公正不偏的地位,轻视一切的阶级争斗。现在(一八四七年)德国流行的所谓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底出版物,除了极少数以外,大约都是这种又浅陋又薄弱的著作。

  二, 保守的社会主义(资本家社会主义)。
(Conservative or Bourgeois Socialism)


  一部分资本阶级的人,想把社会的罪恶救正一些,好叫资本家社会维持下去。
  经济家,博爱家,人道家,劳动阶级状况改良家,慈善事业家,保护动物会员,禁酒会员,以及其余一切无聊的改良家,都属于这一派。这样的社会主义,更进一步就成了一派学说。
  蒲鲁东(Proudhon)底《贫困底哲学》(Philosophie de la Misere)就是这样社会主义底一个例。
  社会主义的资本家,他们想取得近世社会状况产出的一切利益,却不受那状况必然〔四十六页〕产出的争斗和危险,他们希望从社会现状中拔去革命的离析的分子。他们想造出没有劳动阶级的资本家阶级。资本阶级当然以为以为世界上地位最高的就最善的。资本家社会主义,用这种方便思想渐渐发展,就多少成了一些学说。他们要求劳动阶级信奉这种学说,好进到那社会的新圣地,其实不过要求劳动阶级甘心受现社会底束缚,抛弃一切憎恶资本阶级的念头罢了。
  比这种社会主义格外实际而且更无系统的第二种资本家社会主义,他们要叫劳动者眼中轻视一切革命运动,所以说由经济关系产出的物质现状若不变化,政治的改革是无济于事。但是这派所谓物质现状底变化,并不是废除资本阶级生产关系的意义;废除这种关系,一定免不了要革命,所以他们只想在这种关系继续存在的基础上面,施行行政的改革。这样的改革对于资本和劳动底关系,毫不过问,至多不过把有产阶级政府底行政事务改简单些,费用减少些罢了。〔四十七页〕
  资本家社会主义,只能在语言底形式上有相当的意义。
  为劳动阶级利益计,讲自由贸易。为劳动阶级利益计,讲保护税。为劳动阶级利益计,讲监狱改良。这是资本家社会主义最后的语言,亦是唯一真实的语言。总括说起来,就是这么一句话:
  资本阶级,是为了劳动阶级底利益才做资本阶级。

  三, 批评的空想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Critical—Utopian Socialism and Communism)


  我们现在并不是想批评一切近世大革命时援助劳动阶级底著作:像巴布夫(Babeuf)及其余人底书。
  劳动阶级为达他目的的第一直接计划,发生在封建社会将要颠覆,到处正在扰乱的时候,这些计划遭了必然的失败,一是因为劳动阶级还没有十分发达;一是因为使他们解〔四十八页〕放的经济状况,还没有出现;那种经济状况,是在迫切的资本阶级时代才发生的,所以这种劳动阶级最初运动的革命著作,自然带着复古的性质;内容是些普通的禁欲主义和粗疏的社会均衡论。
  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学说就是圣西门(St.Simon),:[13]福利耶(Fourler),阿温(Owen)等人底学说,像前面曾说过,这都是在资本阶级和劳动阶级争斗还没有发达的时代发生的。(参照第一章)
  创立这些学说的人,在当时的社会组织中,的确看见了阶级对抗的状况和离析分子的活动。但是那时的劳动阶级还是十分幼稚,映到他们眼里的[14],不过是一个没有历史的基础,没有独立政治运动的阶级罢了。
  后来阶级对抗,虽然和产业同时发达,按经济的形劳,在他们看来,物质上的状况还没有到可以解放劳动阶级的地步。于是他们想找出新的社会科学,新的社会法律,好造出这〔四十九页〕种状况。
  这些发明家以为历史行动是要照他们自己所发明的行动;历史造成的解放条件,是要照他们空想的条件;劳动者渐次自发的阶级组织,是要照他们特别创造的社会组织。将来的历史是自然解决的,在他们看来,是要照他们的社会计划底宣传和实行来解决。他们的计划,为主的是劳动阶级底利益,因为他是最苦的阶级。劳动阶级能够在他们的眼中存在的,只由于是最苦的阶级这一点。
  这种社会主义家,因为阶级争斗幼稚的状态及他们自己环境的缘故,把自己放在一切阶级对抗的上面很高很高的位置。他们想改善社会上个个人底境遇,就是最有幸福的他们也想加以改善。所以他们的说话,总是对于社会全体,不分阶级—而且往往是对统治阶级说的。他们以为如果懂了他们的学说,如何不采用那最善状况的最善计划呢?
  因此他们排斥一切政治的尤其是革命的行动。他们想用和平手段达到他们的目的,〔五十页〕想用小小的实验(其实是一定失败的实验)而且由这个例证底力量,为新社会的福音开辟道路。
  这种将来社会空想的图案,恰和劳动阶级极幼稚时,单用空想描出自己的地位相同;也就和劳动阶级第一本能所渴望的社会全体改造相同。
  但是这些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的出版物,也不是没有批评的分子在内。他们攻击那时社会上一切的主义。他们对于开发劳动阶级的教育,有一些狠有价值的材料。他们提出实际的方案,例如废止都会和乡村底区别,废止家族制度,废止私人经营产业,废止工银制度,主张社会调和,主张变更国家底职务单是监督生产事业等,这些提案,都是消灭阶级对抗的。但是在那个时候,阶级对抗才开始发生,所以这些著作,不能有明白的确定的认识,所以这些提案,不能不说是纯粹空想的性质。
  所以这种批评的空想社会主义及共产主义,是和历史的发展相背驰的。近世阶级争〔五十一页〕斗一发达到一定的状态,那离开了争斗空想的立脚地及对于争斗所发空想的攻击,就完全失了实际的价值和理论的根据。所以创立这些学说的人,在许多地方虽然是革命的,他们的门徒却只是复古一派。他们死守师说,反对无产阶级进步的历史发展。所以他们总是坚持要和缓阶级争斗,调和阶级对抗。他们还在梦想那社会空想底试验实现:有的设立孤独的“社会主义植民地”(Phalansteres是福利耶计划的),有的设立“家庭殖民地”,(Home Colonies)有的想设立“小伊加利亚”(Icaria是加伯理想乡底名称)。加增许多新的圣地,实现这些空中楼阁,他们不得不哀求资本阶级的同情和金钱。所以他们渐渐地沉灭到前面所说复古的保守社会主义里面去了;所不同的,只稍有组织的学理和相信社会科学上神奇效果的迷信,狂热罢了。
  所以他们极力反对劳动阶级一切政治的行动,以为这种行动都是从不知道信仰那新福音来的。〔五十二页〕
  所以英国阿温派反对改进党,(Chartist)法国福利耶派反对社会改良家。(Reformist)

第四章 共产党和在野各党底关系


  共产党和英国改进党,美国农地改良党(Agrarian Reformers)等劳动阶级各党派的关系,已在前章说过了。共产党为直接的目的战,为劳动阶级眼前的利益战。在这现在的运动中,也不忘记代表及留意将来的运动。
  在法国共产党是和社会民主党联合,和保守党及急进的资本阶级对抗。但对于社会民主党那些从大革命得来的谬见谬想,仍然要用批评的态度对付他。
  在瑞士共产党是帮助急进党的。但也注意到这党是由法国式的民主社会主义者和急进的资本家两种反对的分子结合起来的。
  在波兰共产党是帮助那用土地革命来做国民解放主要条件的党派。一八四六年这〔五十三页〕党在克拉葛(Cracow)曾发动叛乱。
  在德国对于资本阶级有革命的行动时,共产党是和他联合起来同专制的王政,封建的地主及小资本阶级战争。但一刻也不曾忘记使劳动阶级明白感觉有产者和无产者敌意的对抗。必使劳动者准备利用资本阶级掌权时必然造成的社会及政治状况,来做对抗资本阶级的武器。也就是准备德国保守阶级一旦灭亡,就立刻和资本阶级本身开战。
  德国是共产党所最注意的。因为这国里有产阶级革命底机运正在成熟了;因为这国底革命,是在欧洲文明更进步的状态之下实行的,比十七世纪的英国十八世纪的法国无产阶级更加发达的多;而且因为德国有产阶级的革命,即时会引起无产阶级的革命。
  总之:共产党无论在什么地方,对于各种反抗社会及政治现状的革命运动,一概援助。
  这些运动,总是拿财产问题作主要问题,什么时代进步的程度够不够,一概不问。
  最后,就是到处尽力为万国民治党谋统一及团结。〔五十四页〕
  共产党最鄙薄隐秘自己的主义和政见。所以我们公然宣言道:要达到我们的目的,只有打破一切现社会的状况,叫那班权力阶级在共产的革命面前发抖呵!无产阶级所失的不过是他们的锁练,得到的是全世界。
  万国劳动者团结起来呵!
  (Workingmen of all Countries unite!)〔五十五页〕

  〔五十六页〕






〔封底〕
  一千九百二十年 八月  出 版
         定价大洋一角

         原 著 者 马 格 斯
               安格尔斯
         翻 译 者 陈望道
         印 刷 及
         发 行 者 社会主义研究社





[1] 原文如此
[2] 原文如此。
[3] 原文为“封建度”,“制”系录入者增补。
[4] 原文如此。
[5] 原文为“其初”。
[6] 原文标点为“。,”
[7] 原文为“世界时灭亡时”
[8] 原书为竖排排版,故有此说。
[9] 原书为“Englaɯ῾p”。
[10] 原书为“Germam or ”true’”。
[11] 原书为“由自主义”。
[12] 句号为原书如此。
[13] 原书标点如此。
[14] 原书为“映到眼他们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