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参考图书·阶级斗争文献 -> 托派多数派刊物《青年与妇女》 -> 1946年第9期

沉默的古都变动了(成都通讯)

以弗

来源:《青年与妇女》1946年第9期



  成都人在准备过冬天了。大公馆里匠人们在修理着小客厅的门窗,修理着书房的壁炉,修理着房屋内外一切并不要紧而绅士们却认为有碍面子的小地方。就这样失了几个月的业的木作工人、泥水工人暂时有了工作的地方,希望能靠这点收入,度过一家数口的四五个月的冬天

  绅士们虽然爱面子,但绅士们也有绅士们的烦恼,比如近几月来国内的局势总不安定,什么工商各业都没有出路,工厂关门、商号倒闭、请愿呼吁,政府是一概不理。——政府究竟是需要什么呢?——绅士们常聚在一起这样讨论。但这只是一些不大“关火”的绅士(关火是成都话,意思是在某方面可以保险。),真正能“关火”的绅士,倒不在乎时局怎样,彼方最近准备成立的“成都市交通公司”,就有美国老板在“撑腰”、像这些绅士们经营的工商业,似乎从来无暇想到不景气是怎么一回事。

  成都想来是以手工业生产者著名的。在抗战期中,部分机器工业因有利的环境,虽会长足发展,但市面出售的,以及向外埠输出的商品,还是以手工业制品占多数。但在今天胜利后的一周年的今天,情形又是怎样呢?大东街、春熙路、青年路,以及其他一切角落的夜地摊,所陈列的五光十色的商品,百分之九十五是美国货了。美国货相宜、好看,因此,洪流般地把成都的手工业给冲垮了。比如一把美制的胶梳,有大有小,有各种颜色,售价仅由六百元到一千三四百元;而成都的手工制的牛角梳刷、茶杯、肥皂盒、皮带等,差不多完全被玻璃的制品淹没了。夜地摊是美国货的倾销市场,大百货商店也是一样。热闹的春熙路、大东街、总府街,就有不少数的商店在“举行几周年纪念”,或“秋季大倾销”的渲染下,用大幅彩色广告写着:“航空运到美国的玻璃雨衣、玻璃丝袜、原子钢笔,廉价倾销”,以招来雇主。扩音机放着“毛毛雨”一类落伍的肉麻的小调。初进城的穿着一身破衣衫的乡下人,在不充足的电灯光下,瞪着大眼欣赏从祖父时代都未曾听说的洋人们的玻璃制品。

  成都的夜依旧是繁荣的,但成都的夜也是变幻莫测的,成都的罪恶打斗是借着夜幕的掩蔽才造成。鸦片、劫盗、暗杀、娼、赌交织了成都夜市的一切活动。据说最近在成都西北某地就聚集着两万人以上的鸦片贩,在等候机会将所带的货运进城。说到盗匪,大家就会联想到成都的“暗杀”案的消息。虽然警备司令xxx会在参议会议上拍着胸口报告过:宰了好多?以及还有好多关起。但这措施似乎并不怎样收效,因为成都市有七百多个“公口”的袍哥,和拥有数万人组织的青帮,xx司令是无法制止的,而他们正是那些劫盗案、暗杀案的串演者。

  抗战以来因为征壮丁,女子的比率似乎较男子为大,但这并不能以此说明成都娼妓所以多的理由;成都娼妓所以这样多,好像还是生活问题在作祟。晚上八点钟以后的春熙路、中山公园、大东街、都是她们的交易活动场所。她们好像也分为几等:活动在大东街、书院街、玉龙街等一带的,应该列为特级;其次便是号称特区的天涯石街了。至于夜市的中山公园而必须亲自出马招来雇主的,大都是半老的妇人,被生活推进人生的陷阱,虽遇有挣扎的机会,也没有奋斗的勇气,只是愈陷愈深,结果不免在疮病鸦片的纠缠中结束了一生。男子当盗匪,女子做娼妓,一般说来,这是人生的不幸,但这种不幸,正是这不合理的社会的产物。要消灭这不幸,只有彻底改革现社会制度才能办到。

  从表面看来,这有北平第二之称的成都,依旧是那么安稳,那么舒适。茶馆里坐满了摆“龙门阵”的无事的逸老逸少;住宅区的小巷子里不时送出清脆的小贩叫卖声。人们照着自己的习惯生活着;商人们照里地早上开门,晚上关门。但是你若向生活的深处看看,情形就大不相同了:成万的手工业工人在失业;成千的中小公务员被裁减了;收复区的难民因为打内战回不到家去,而生活又成了无保障,被迫得在街头行乞;小市民除了高价租不到房子住,而地产公司却有许多公馆和独院经年没有雇主;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做;小学教员的薪水不够茶馆;大、中学生因为没有学校考,缴不出十多万的学费,成千成万的失学了;言论公正的新闻纸和内容较为可看的杂志,大半都因不堪赔累,或受压力过甚,纷纷停刊了。但另一方面由党办或特种机关办的、专门以制造恐怖、散播流言的小报纸、小刊物,却如雨后春笋般的越来越多;走遍文华市场的祠堂街找不出几本可看的书(一些上海版的旧书除外),所有的只是一些画着庸俗封面的姨太太外传、处女艳史、某小姐情史、及性技术等一类的使人堕落的低级作品。

  冬天要来了,穷人们担心着展在眼前的几个月的苦难日子。诉苦是没有人要听了,苦恼、不满和沉默包含了一切。人们心头都在发问着:这苦痛生活何时才能结束呢?当和平谈判恢复的消息传到这里时,虽会引起人们的一度谈判和兴奋,但这兴奋很快的便消失了,而苦痛的生活仍然日益加深着。

  冬天要来了。冬天过去便是春天。希望在这春天到来的时候,能带给这沉闷的古都一些活力与变化。

一九四六年十月廿六日上午




感谢 hey there 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