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沃尔特本雅明致敬

 

 

于是我们走了,不断地更换国家

比更换脚上的鞋子更加频繁

蓝唇天使

背负折翼踉跄蹒跚

沿着破碎的拱廊,

头顶陈腐的灵韵

携着复原的零散文本

像如尼字母般洒落

口袋中藏着夺命毒丸

疾驰着奔回博乌港

 

──这些震惊含有

某些隐喻──

 

 

流亡者,浪荡子

嘎啦啦抖动你装满引言的小提箱

站在窄门前

你总是不肯进入

非意愿的寓意图,钉在

无穷的现时中,辩证的

犹太人停滞不前

在海关小屋

用细微沙哑的声音

宣读托拉经卷

 

比利牛斯山中的一个地洞

你洋溢着隶农的热血

扭动着你的颈项

甘愿接受清洗

你的血肉之躯成为

新的生产力

记忆的玛德琳蛋糕

布尔什维克攻下了贝尔森

 

谦恭而短视的天使

你何等强烈地在我心中升腾

以照亮你那卑微的人生片断

我用它们窜改了那些。

挺身而立吧:溢出,复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