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托洛茨基    相关链接:第四国际

致全世界工人

(第四国际筹备大会通过)
托洛茨基

 

1936年7月4日
继轲 译 龚义哲 校对



  每一个有觉悟的工人,都在关注苏联的命运。一亿七千万人正在进行着历史上最伟大的社会解放的实验。苏联的新制度的毁灭,会对全人类的发展造成沉重打击。但正因为这样,才有必要对从苏联的生活中观察到的一切复杂的过程及矛盾的现象,采取真诚的、批判的态度。
  毫无疑问,苏联国内生活中最令人惊恐的症状,是持续不断的残酷镇压。在大多数情况下,遭到镇压的不是资本主义复辟的支持者,而是同执政阶层发生了某些冲突的革命者。近几个月来,世界舆论多次报道了苏联执政党与外国共产党的反对派成员(他们不能依靠本国大使馆的庇护)遭到极其残酷的镇压的消息。监狱已人满为患,集中营已扩建到了远远超过内战时期的规模。面临着难以忍受的迫害,囚犯的集体与个人绝食抗议以及自杀不断增多。大批悲惨的事实,已经得到了完全可信的人的证实,只要法庭愿意采信他们的证据,他们可以在任何法庭上出庭作证。官方宣称社会主义社会已在苏联“最终和稳固地”建立起来了,但是任何一个有批判精神的头脑,都不会认为这些事情应该发生在社会主义社会里。
  苏联的主要报纸《真理报》在六月五日宣称,执政党中央委员会通过的新宪法草案,“是世界上最民主的”。在评论这个最重要决定的头版社论中,宣称要对反对派进行更加严厉的新一轮镇压。这个问题是如此的重要,我们认为有必要逐字逐句重复统治集团最直接的喉舌《真理报》的声明。《真理报》在指出新宪法体现了“社会主义的伟大胜利”之后,又要求“对敌视社会主义的阶级敌人提高警惕”。
  然而,谁要是以为这说的是君主制、贵族和资产阶级复辟的支持者,那就大错特错了。相反,通过一系列法令,以及新宪法中的相应条款,公民由于社会出身不同而造成的不平等最终被消除了。官方解释说,社会主义社会已经足够强大,无需担心那些出身贵族或资产阶级的人。而对于那些“社会主义的阶级敌人”,《真理报》要求对他们采取严厉措施:“斗争仍在继续。各种反革命集团的余党,形形色色的白卫分子,特别是托洛茨基派和季诺维也夫派虽然已经无力发动正面进攻,却仍不死心,进行着间谍、破坏与恐怖活动——我们将继续坚决打击和消灭人民公敌——托派的害虫与奸细,无论他们隐蔽得有多好”。
  这些话是说给他们自己听的。苏联的统治集团一边发布“世界上最民主的宪法”,同时又一边宣称要“消灭”社会主义思想的一个具体派别的支持者,指控他们犯下了“间谍”、“破坏”(?)和“恐怖活动”等罪行。这些指控完全是一派胡言。在中世纪,宗教异端被指控引发了旱灾和瘟疫,犹太人被指控吸食基督徒的血,比起这些来,苏联统治集团的指控有过之而无不及。然而,毁灭的威胁近在眼前,这种指控无法让人们把注意力从残酷的现实上移开。
  他们所谓的“托派”,是一个用不下十五种语言出版书籍和报刊的国际性运动。对这个运动,人们各有各的看法:有人同情它;反过来也有人批评它;但是,各种无可辩驳的档案,足以让每一个觉悟的工人、每一个认真思考的人确信:它是一个以工人的解放为己任的革命团体。正因为这样,在巴黎的六月事变期间,资产阶级报刊才会异口同声地指责“托派”挑唆罢工,共产国际的报刊则指责他们企图对革命拔苗助长。在同一批人领导下、以同一个思想为指导的同一个运动,在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里都在试图推翻资产阶级政权,而在苏联却企图通过“间谍”、“破坏”和“恐怖活动”来帮助资本主义复辟,这样的鬼话有谁会相信吗?
  苏联的每一位无私的朋友,即每一位劳动群众的朋友,都应该告诉自己:官方的解释都是空话,是无比虚伪的谎言。统治集团在公开准备从肉体上消灭思想上的反对派时,却找不出一个认真的理由来为如此残酷的镇压辩护。对这样的态度,难道还能默不吭声、消极坐视吗?
  我们向全世界声明:“托洛茨基派”和“季诺维也夫派”并没有、也不可能复辟资本主义;他们与反革命的间谍行为和恐怖活动并没有、也不可能有任何联系;他们的活动并不是、或不可能是反对社会主义的。但在另一方面,“托洛茨基派”反对苏联当权派的政策,反对苏联国内日益严重的社会不公,反对军官等级的复活,最重要的是反对官僚阶层不受限制的权力与特权,这是千真万确的,从他们关于这些问题的全部著作中都可以明显地看出来。不是苏联无产阶级在惩罚“阶级敌人”,而是苏联官僚阶层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与特权,在消灭一切试图表达劳动群众的抗议与不满的组织。
  我们为自己的言论承担全部责任,要证明这一点很容易:苏联政府只需要允许成立一个公正的国际委员会,让它审查所有针对托洛茨基派、季诺维也夫派和其他反对派团体的指控,确认这些指控是否真实。我们只要求这样。
  每一个工人阶级的组织、每一个进步的社会团体、每一家诚实的报纸、每一位劳动者的朋友,都在关注这个迫切的问题,希望能得到彻底而全面的澄清。必须阻止这些悲剧继续发生。必须进行调查。必须查明全部真相。必须在工人阶级的组织内、在集会上、在报刊上提出和支持这样的要求:成立一个公正的、各方公认的委员会,派往苏联,调查官僚阶层威胁要对革命者(托洛茨基派、季诺维也夫和其他运动的代表)进行镇压背后的真正原因。如果苏联官僚阶层想在全世界工人阶级面前做得光明磊落的话,它就必须满足这样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