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马克思主义文库 : 谢山

 
 

谢山

(1922.1.21-1996.3.16)


从左到右王凡西、陆绩、谢山
1950年摄于澳门  

  谢越秀笔名谢山,1922年生于浙江余姚,1945年在上海沪江大学会计系毕业前,已考入上海新华银行了,1946年底调香港新华银行工作。

  1945年夏,谢山随同学参加彭述之(托派领导人)读书会,1949年6月彭逃亡香港,托谢收取第四国际邮件,同年9月因此被捕,驱逐出境。1950年在广东番禺市头糖厂做会计主管。1952年冬至被广州市公安局以「反革命」罪被捕,判刑五年。1954年出狱时正是「百花齐放」、「引蛇出洞」的「反右运动」,跟着「四清」以至「文革」。谢山在不断的运动中,被颠来倒去,以至百病纠缠,奄奄一息。他从切身的遭遇中,深深地体会到:这一切的一切,皆源于斯大林主义。斯大林主义是金字塔式的独裁统治,所谓社会主义,不过是挂羊头卖狗肉而已。人人有分的「全民所有制」,实质是人人无分,只有统治者才能主宰一切。

  下面的几篇政论,是谢山与友人(主要是郑超麟)通讯遗留下来的片麟只爪,其余荡然无存。

执笔:胡洛卿(谢山遗孀)



  · 怀念谢山(李平)



“升官图”反映出来些什么(来源:《青年与妇女》1946年第4期)
漫谈鲁迅 (1974年)
东欧剧变的思考 (1990年5月26日)
资本主义与斯大林主义此消彼长的关系 (1990年6月24日)
斯大林主义的危害 (1990年8月7日)
关于斯大林主义 (1990年9月11日)
斯大林主义的经济基础 (1990年9月30日)
苏联何以处处拆毁列宁像? (1990年10月28日)
斯大林主义产生的前因后果 (1990年12月17日)
卢森堡的启发 (1991年1月13日—3月4日)
与郑超麟讨论十月革命(致郑老的信) (1991年7月23日)
谈苏联解体 (1991年12月27日)
从民工潮想到农村的贫困 (1993年2月18日)
谈瞿秋白《多余的话》——答友人信 (1994年5月26日)
陈独秀的「终身反对派」精神——读《陈独秀著作选》第三卷有感(1994年9月15日)
致姜君羊信 (1994年9月20日)
论计划经济 (1994年10月24日)
中共内部斗争的真实意义 (1994年12月18日)
五、六十年代的所谓“走资本主义道路”是虚构的 (1994年12月22日)
谈《双山回忆录》(致郑老的信) (1994年12月25日)
八大时中国不可能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新路线 (1995年1月16日)
刘少奇能走资本主义道路吗? (1995年2月25日)
最高权力与最终真理 (1995年2月28日)
斯大林主义模式中没有真正的路线斗争 (1995年3月12日)
《中国托派史》是怎样一本书 (1996年1月26日)
短札片语拾遗(1991-1995)